二十七杯酒

挽手说梦话

 

【周黄】大梦-5

 吴羽策、张佳乐出没w

昨晚貌似是lo出了问题?发了半天发不上来……希望这次顺利


5.

 

等黄少天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身在青岛。有个哥们儿冷酷地给他打了个电话,邀请他去玩。那时候他正没日没夜地修改剧本,接了废话几句后并没有放在心上。

春天很快走了,花和叶都转了一圈。广州喧闹的蝉鸣很快被静谧的风吹落叶沙沙声侵蚀。

 

等交完剧本喻文州问他什么时候动身。他一愣才反应过来,“什么动身?是谁?干什么的?我要去哪儿?”

目睹了整个过程的卢瀚文吵着闹着一同跟去青岛。黄少天按着卢瀚文的肩膀,说着,“小孩子就是体力好整天打歌跑节目宣传新专辑还想着去玩……学学你郑轩哥,没事的时候就睡睡觉玩玩flappy bird,注意保持一下精力,听说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年轻时候谁闹腾多老了就一身病懂不懂?”

卢瀚文反驳,“原梗不应该是人一辈子说的话是有限度的谁先说完谁先死吗……”

黄少天适时给了他一拳。

 

闹了一下差点喘不上气,黄少天惊呆难道卢瀚文说的是真的?这种一听就是无聊人士瞎编来下酒的都市怪谈根本不足为信,一定是前些天熬夜太多撑不住了。随后几天被喻文州和白衣天使徐景熙拉着卧床休息几天。黄少天想自己只是累了睡一觉就好,又不是什么大病。

整天在病房嚷嚷着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放我出去,给我自由!宋晓抽空来看过他,称赞他生龙活虎真有民主斗士的风范。黄少天边吃着宋晓带来切好的橙子边哼着你们总是心太脏,心太脏……总让我一个人流泪到天亮!宋晓反驳,你特么说谁心脏?你有本事别吃!

在卧床休息等发霉的日子里,精力充沛赛头鹅的黄少天先生决定给那个神秘哥们儿回个电话以获得越狱辅助。

电话那头听起来那边非常嘈杂,伴有大鼓、琵琶、笛和二胡悉悉索索碰碰锵锵的声音。终于有人接起来答话,声音特意压低,“你好,我是吴羽策。”

“你好你好啊我是黄少天!前天你说的事情我不是特别明白,不过我现在特想出去散散心所以拜托你收留我你现在是在哪里啊青岛吗?”

吴羽策说他正在片场,等晚上安顿好一切后,黄少天随时都可以过来。

黄少天心满意足地放下电话,随后一拍脑袋。

等等,他妈的吴羽策是谁?干什么的?

他掏出肾板求助万能的百度。失忆后的诸多不便导致了他养成了万事问百度良好习惯。要见谁之前不百度百科一下根本不踏实。先看照片再看生平作品。虽然黄少天的交际圈子并不算广,很大部分还与喻文州重合,喻文州在的时候他免去了许多尴尬和烦恼,可总不能时时刻刻都把这样一个妥帖的人形讲解机放在身边。喻文州筹备新电影忙得不可开交,蓝雨上下甚至连能抽半个钟和他饮早茶的人都没有。

他曾经搜索过自己的信息,看起来觉得眼熟但又有一种偏差的陌生。就像手绕过头顶再抚摸脸颊就以为那触感是旁人。他人的描述只有寥寥几句,更多的是引用自己博客的原文,洋洋洒洒几千字根本不耐看,出来得最多是作品信息。从十四岁起所写的文章一一在列。他过去居然不喜欢在媒体面前抛头露面,明明是这样爱热闹的性格,真有些说不通。

他自己之前的作品一部都不看。他早就想通了,有机会与过去一刀两断重新开始,为何不是一种万幸呢。

 

搜索了一下吴羽策的名字,发现并不算大红的演员,比周泽楷出道早,是歌唱组合双鬼的成员。红起来却不是因为歌,而是因为戏。在去年大卖的电影《虚空》中他饰演了亦男亦女的角色鬼刻,男身女魂对比鲜明,带着超越性别的惊艳之美。深入人心的角色使吴羽策一举成名。黄少天一路拉着鼠标浏览完简介和图片,饶有兴趣地期待起了青岛之行。

 

到了青岛后吴羽策亲自来接机,一身黑加上大墨镜和口罩也不嫌热。黄少天瞒着蓝雨偷溜出来,一身简单T恤牛仔裤。

吴羽策带他上车,一路开到了崂山。吴羽策这个人话并不多,但也不是周泽楷那样不会吭声。黄少天说着他就听着,有时候插上一两句。黄少天偷瞄他发现和电影里的鬼刻并不是很像,他想象中吴羽策该有些男生女相,见真人才发现长得有几分冷俊,虽然身材纤长,却带着北方男人的硬朗轮廓。吴羽策将他安顿好,却因为工作抽不开身,无暇顾及他这几天的行程。临走前特地给喻文州去了个电话,说黄少天在我这儿,来散心的。喻文州问你怎么跑青岛去了。吴羽策的回答也很简单,拍戏。喻文州又跟他聊了几句才放下电话。黄少天边围观边吃着海鲜面,他表示你忙就忙你的去,我一个人随便逛一逛。

 

吴羽策选的地方是高级度假村,这个季节人并不多。前方大海波澜壮阔,而背后是陡峭的山壁,清静且风景好,走前他把酒店房卡给了黄少天,“这房卡只有你有。”

黄少天嘻嘻地笑了,“你在想什么?”

吴羽策也笑,要论调戏,先脸红的绝不会是他。但他没有反唇相讥,只是说,“我很可能这一星期都没法出现,你自己玩吧。下周再陪你走走。李轩补拍夜景,他没法过来,下次咱们再一起聚聚。”

黄少天晃荡着房卡,突然问,“是你吗?”

 

 

***

周泽楷结束了北京终场《枪炮玫瑰》的演出,半年的话剧全国巡演日程得以圆满结束。除去广州场的小事故,一切都比设想中要好得多。此时周泽楷到达拍摄地已经有三天了。场景梗概和台词早就在一周前过好。江波涛替他与导演监制和女主角都沟通妥当。

寒潮回春后已经过了大半年,日子正和太阳一般按着预定的轨道徐徐走着。周泽楷在咸涩的晚风里兜风,一直揣摩着MV里陷入苦恋的人当如何表白。歌曲叫烟雨,江波涛跟他说接了这个活儿后,他脑补的情景一直是三月江南客舍新新柳色青,烟雨朦胧念无穷。飞到目的地后他一觉醒来,下了飞机才知道这是哪儿。江波涛在他后面睡得比他还熟,这半年的日程紧凑甚至超过了休整期之前,经纪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累得够呛。下机后一路排开全是接机的影迷,他渐渐体会到红起来是什么感觉。

他想起广州与邱非对的那场戏。新人第一次排练时总有失误,周泽楷本来就不会开口责怪人,本也没有放在心上。但邱非却郑重地和他以及剧组的其他人道歉。而邱非的演技也在每一场中积累和精进。待半个月后叶修回来,还有观众坦言还想看见邱非演的莫笑。邱非在台上高扬起枪,剧照非常好看。年轻意味着勇气,热烈的爱,无尽的热情,斗志,和无限的可能。而自己则像隐去身形,二十五岁的皮囊包裹一颗老心,等待漫长的复活。

 

 

黄少天本想趁着这个机会一个人看看海上的日出,结果一睡就错过了时间。精神彻底松懈下来后,全身细胞都仿佛收到了休息的指令。整个人软绵绵的。打开手机没有任何简讯,他骂道吴羽策这个人真不周到竟然真的大喇喇地把他丢在这里。听喻文州说如果有不便的地方可以找张新杰或者韩文清,他又搜索了一通这两个名字,听说一个长得很凶不好接近,另一个刻板不好相处,他暗想这两人不管找哪一个都不可能愉快地一起玩耍。最终决定自己转转。

吃了点东西后,他架上相机沿着海岸线走,好在老天赏脸给了个好天气,不阴不雨太阳也不大。

远远看见有一群人在忙来忙去。黄少天是爱凑热闹的人,走了半天看见人忽然多起来总不免去探探头看一看。

嚯,在拍戏啊。

女主角吊着威亚从崖上纵身一跃,一身红色长裙鲜艳夺目。摄像机器连轴转跟拍,确保入镜头的每一个角度都是完美的。男主角跪坐在沙地上,海浪浸湿了他的衣裤,看起来在撕心裂肺地祈求爱人。

度假村人少,黄少天发现不算工作人员和演员的话,闲杂人等只有他一个。他倒是自来熟,摸了把剧组的空椅子在旁边看女主角一遍一遍地跳山崖。

终于等到导演喊过,可以中场休息,女主角一拉,把马尾上的头绳扯下,浓密美丽的波浪长发便跃下披散在她的肩上,瘦小的男助理给她递了水,她却先摸出烟,熟练地点着,“跳了百八十遍都跳傻了。”她一边走一边朝临时搭建的休息处走来。而男主角站起来拍拍裤腿,“跪了百八十遍我脚都麻了……”

 

黄少天一看,女的不认识,男的……张佳乐?!

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个传说中以谜之噩运缠身能力作噱头的大神明星。黄少天爱上看娱乐八卦认人脸后,顺道看了不少张佳乐的消息。唱功,演技,长相,性格都是一流的,可偏偏多次入围各类电影节,就是捧不回小金人,从未登顶影帝,每每等待着名字被宣读,最终却只能起身替他人鼓掌,笑容真挚。

黄少天见到真人还比较好奇和激动。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女主角就看着他,“是你啊?我就说我的椅子哪里去了……”

“??”虽然没有讲话,可黄少天已经在心底问了百八十遍你谁啊跳崖女。

张佳乐很快跑过来,“云秀,这是谁?噢噢噢,是黄少天!”两人估计都对彼此的经历有所耳闻,开始相互打量起来。张佳乐吧啦吧啦地给他介绍,这是楚云秀,这是肖导,那是李华,那是谁谁,那又是谁谁,对了剧组里跟着跳来跳去的小丫头是戴妍琦,她挺厉害的。黄少天从一脸狐疑疑云密布到豁然开朗烟消云散。心想张佳乐真是个好人,比吴羽策靠谱!黄少天正想开口说谢谢呢,看见张佳乐接助理给买的珍珠奶茶,吸管一戳直接戳到底,全漏掉了,连珍珠都一颗颗往下掉。

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没管住嘴笑了,对不起对不起哈哈哈!

张佳乐气定神闲,助理也司空见惯地给了他最后一杯。

黄少天刚想嚷嚷我也要喝,楚云秀就端了杯过来,“来,黄少,你喝我的吧我减肥呢。”

“啧我怎么好意思喝女孩子的东西呢你说对不对呀,回头我再买就是了!诶张佳乐不要递给我了不用不用!”

正说着,剧组另一把椅子上有个人直挺挺地站起来,递过一杯冰冰凉凉的茉香奶绿。

黄少天一回头,看见有人安安静静地望着他,眼神在说,“给你。”

 

黄少天很快抓住他。

事出突然,任周泽楷一米八几的身高也被黄少天拉得够呛。等跑了好久好久将一串凌乱脚印抛弃在身后。跑到一半反而是周泽楷拉着他的手腕继续跑,黄少天偏过头看他,发现这人仍然是安安静静的一张脸,读不出任何信息。等远到看不清人群时,他们才停下来,黄少天弯腰伸手抵着膝盖,气喘嘘嘘。周泽楷冰凉的手像在他的皮肤上留下一个烙印,久久没有散去。

 

当时吴羽策听到了他的话,嘴角一动,笑了。“你搞错了。不是我。”吴羽策是明白人,几乎同时便知道黄少天在指什么。他的头发因为新戏而剪得干净,露出英俊的前额来。

“你之前有恩于我。以后我可能还有求于你。你出事那会儿我没办法搭把手帮上忙,现在也只能用我自己的方式多少补偿一点。”

黄少天想追问到底是什么恩,不过又怕显得自己因施恩而得意。想起了在新浪娱乐里看见搜出的娱乐八卦,他问,“那你和周泽楷是不是有过?好多目击人啊。”

“绯闻你也信?黄少你果然天真可人。”吴羽策用手比划,“你知道吗?就算是这种假得不能再假的消息,真的有一大票无知群众会相信。当时我收到了这么长的一把刀子。开过刃的,带血。”

黄少天看不出吴羽策到底想表达什么,最后话题被这个带着股狠厉霸刀劲儿的男人带跑。吴羽策接着说,“还好我是从小练过功的,刀子长枪熟到根本不怕。换个人来可就遭罪了。还不如和李轩苏沐澄他们传点花边,反正什么损失都没有还乐得自在。”

黄少天第一次什么都没有回答。沉默了很久后才噼里啪啦地问哎哎那把刀还在吗能借我看看嘛?哪天你也带带我教我点花拳绣腿,方便我日后上街抓几个毛贼吧!

吴羽策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并不作答。很快收拾东西离开。

 

黄少天琢磨,按照娱乐新闻上写的,周泽楷的绯闻对象没有二十个也有十五个,都能收到刀子的话都能凑一兵器谱儿了。让人想不通的是这人半天不吭一声,干什么事情都是默默地瞧着人,怎么看都不像一个花心萝卜啊,还绯闻女友绯闻男友从没有断过,果然人不可貌相,混娱乐圈的都会装吗?

 

 

 

 

希望以后更新能勤快点_(:з)∠)_

我自己,还,挺喜欢,吴羽策的嘿嘿。

这是卡了很久的过渡章节!到底有什么好卡文的= =


  84 6
评论(6)
热度(84)

© 二十七杯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