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杯酒

挽手说梦话

 

<Yakamoz> (试阅部分)

我的试阅部分,谢谢!(非常不好意思和各位太太的放在一起)

向死而生:

 <Yakamoz>    By 狸糕

* 关键词:温情·信念·一生


***

近四十岁之后,身体便开始走下坡路。他想起某次出墙调查完毕骑马回城之时,听到有围观的少年在窃窃私语,说,“那个就是利威尔兵长大人哦,他很厉害的,一个人可以打倒很多头巨人呢。”

“这么厉害一定是神吧。”

神?再厉害也是人类,也是一拳一脚一伤一痛换来的。利威尔抱着手臂忽然想起来,那日也正是这样的细雨啊。他披着绿色的斗篷,微微挡住了脸,没有人知道他的表情微妙地带着些厌恶和自嘲。

他就是在那一刻,忽然发现自己变老了。

英雄垂暮,一定就是从发现岁月变迁开始的。埃尔温端正地骑着马,走在他的前面。

只要埃尔温在,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可怕。生死之事,大概真的是早就注定好的。过去那个嚣张跋扈的利威尔,才不会信什么命运。

可是偏偏,不由他不信。

 

 ***

 

他偶尔想,说不定自己真的注定和埃尔温是截然不同的人,从不同的地方走来,同路几十年,又要到不同的地方去。

二十多年了,埃尔温。我们风尘仆仆地奔走在战场和办公室之间,休憩的片刻屈指可数。有时候一起安安静静地喝杯咖啡,杯子仍未见底,咖啡还没有喝凉,就要起身奔赴战场。队员在等,马匹在等,巨人在等,一望无尽的荒野在等,身后的高墙在等,全人类在等啊。

利威尔摩擦右手无名指,那里曾经有过一枚戒指的温度。他并不常戴,却无法忘记戴上之后压出来的浅浅沟壑。

 

 ***

 

埃尔温在对他说些什么,他全然没有听见。埃尔温终于也全然沉浸在情欲中,一时间让利威尔无法分辨那是圣洁或是不洁,他们年轻的身体被温暖的河流包裹起来,摇摇欲坠,淘尽了理智,只想长睡不起。


 ***

 

有人说过,每张画像都是一处时间的遗址,某年某月某日就这样被迅速地定格。他发觉自己像一个旧时代的观光者,孤独而冷静地看着似乎与他无关的景象。但他分明和埃尔温一同慢慢地随岁月而流逝着,在这两张旧椅子上,在马背上,在立体机动装置上一点点变老了。

可惜还来不及一同变得更老。这种似乎名为“怀念”又或者是“想念”的情感,使他觉得自己从未如此刻般像一个普通人。

而他回来,与地图、画像、红木桌,钢笔、演算纸、绷带、书柜、衣帽架、深色窗帘、软皮沙发、带咖啡渍的杯子、被遗忘的围巾和斗篷……都没有关系。他在找某一件东西。在抽屉中翻了很久也找不到。一直到天蒙蒙亮之时,四肢都累得很,他蹲在地上,长长地叹一口气,再也没有继续找。

前天听阿明和艾伦谈话时说过,办公室被特地重新打扫过,那么,也许那鬼玩意儿在打扫中丢失了。

 

 ***

我并非怕死,我只是一直都想做个人。可别人曾把我看做狗,又把我当成神。你知道的,埃尔温,只有在你面前,我才是个人,是个真正的人类,我不卑贱,也不高贵。我不是杀人不眨眼,我不是无敌的,我也会受伤,我会暴躁,会孤独,甚至还会失落。

 

 ***

有许许多多的,毫不起眼的美丽事物,无一不在晦涩的岁月里渐渐死去了。可是埃尔温,我们却一直坚持到了这里。我本就习惯了黑暗,直到有人告诉我什么是光。然后我习惯了光,就再也不会在黑暗中失去方向感。

 ***

他曾经对那个人给予过热切的信任和期待,全心全意地交付过一个希望。

他还算年轻的时候也做过梦,大的梦,小的梦。其中有一个,就是关于那个人的。他曾经多么希望那句在午夜低语,以戏言形式被说出来的承诺能够实现,哪怕只是实现一点。

人的一生那么多梦想,破灭了一个,还能够剩下很多很多。可是再也没有任何一个,能让心脏如潮水般在无人知晓的清晨起落跃动。

利威尔,好久不见。

 

 ***

 

“我从黑暗的地下升起,进入有阳光的世界,在田野里开花。”——《亡灵书》


TBC

(均为节选摘录,已避开主剧情)

文章收录于[团兵原作向小说+绘图本<LEBEN FÜR ÜBERLEBEN/向死而生>]

LOFTER官方博客:http://dieorsurvive.lofter.com/

敬请期待


  10
评论
热度(10)
  1. 二十七杯酒向死而生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试阅部分,谢谢!(非常不好意思和各位太太的防在一起)

© 二十七杯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