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杯酒

挽手说梦话

 

仅一场雨

仅一场雨

 

 

1.

这帮孩子也要毕业了。银发的老师坐在办公室的窗台边,把刚刚填完毕业生表格的笔随意丢到乱糟糟的桌子上,扒开书,找到烟灰缸。点起了烟。

天空还真是阴沉,搞得一头卷发不安分地蓬蓬松松,心情真差。

嘛,活了二十多年,离别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经历过。反正也就是一群只会捣乱的熊孩子。

他闷声不响地吐出烟雾,无端地烦躁。他看见桌子上班长送过来的那一摞国语作业,整整齐齐地摞着。

坂田银八双眼无神地扫了一眼,熟练地从里面抽出一本。

作业本上整齐地写着银魂高中三年Z组,土方十四郎。

嘿,又抽对了,从没有失手过。

这就是坂田老师唯一的绝技,这辈子都不能给其他人表演的秘密。

 

看完作业,出办公室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办公室里空无一人。他想起自己又忘记了带雨伞,揉了揉头发,还是决定走回去。踢踏着拖鞋,仲夏的雨水很舒服。坂田老师孤身走在雨幕里。

2.

和土方接过吻。

心惊肉跳的回忆。

 

那一次全班去野营,虽然经过了热烈地讨论,还得到了许许多多奇怪的意见,比如说去看阿通巡回演唱会,比如说去研制绝妙炒鸡蛋,比如说彻夜打Uno,比如说去观察野生老虎,比如说去开启航海时代……

过程虽精彩,但是结局很无奈。迫于学校的压力,在第七十八次揪掉了hata校长的角之后,坂田银八还是屈服于经费的压力,带着这帮混小子到市郊的小山头上去野营。

大家开始很失落,但是毕竟是十几岁的孩子,正是闹腾的时候,一下子就又兴奋起来。他自己也懒懒散散地收拾了一些必须品,吩咐大家带些吃的用的。

等聚在一起吃完东西,宿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那晚月朗星稀,夜色尤其好。坂田银八被拉着一起打了一会儿牌,输不起硬币,被赢家志村妙同学很不淑女地抄起扇子打了几次以后逃掉了。

 

玩牌居然少得了万年幸运赢家假发小太郎吗?坂田银八环顾四周没有看见他的身影。找了几个帐篷,那个长发的学生真的不见了。吃晚饭的时候还看见他来着,怎么回事呢?对了,今天难得参加班级活动的高杉晋助也不见踪影,是先回去了吗?

他去找值班的风纪委员土方十四郎问问。

 

土方十四郎并不是特别爱笑。做事尤其认真。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土方只有十六岁,制服穿得整齐,衬衣很白。脸上仍有未脱的稚气,可是却非常英挺好看。那正是三月,樱花飘满了校园,土方十四郎冷冰冰地说,因为家里的事情错过了开学,现在来报道。

 

坂田银八坐在办公椅子上,微微抬起头,接过那个少年递过来的入学材料。阳光真好,暖融融地照耀着他。“土方十四郎吗?名字很好听。”

 

“老师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土方十四郎这样回应他。

那时候坂田银八拿着那一叠简单的资料,兀自看了很久。

 

 

“土方。”坂田银八看见他离营地很远的一棵树下坐着,叫了他一声。

土方十四郎转过身,两指间夹着烟。没有回应。

 

“喂,小小年纪怎么能吸烟呢我说!快给我!”

银八在土方身边坐下,手抚到草地感觉到露水的微凉,周身是静谧的夜。土方指尖的烟是唯一的光亮,红色的一小点,好像随时可能在夜风里熄灭。

 

土方十四郎转身抱住他,“老师,你会不会感觉到孤身一人难以成活?老师,为什么忍了许久以为过去了却还是会难过?老师……”

 

土方十四郎绝对算得上坂田银八见过的学生里最为坚强的那一类,像无坚不摧的剑,永远都布满阳光,永远从容明朗,虽然有时候会生气,也算得上是傲娇的典范,嘴里不饶人但是心地善良,有着青春期少年的特立独行但并不脆弱。

可是今夜这样反常。

因为……这是土方父母过世的日子。入学时那叠资料中里写得很清楚。

 

银发的老师面容难得地严肃,收起了平日里全部的玩世不恭。用手环过少年还很消瘦的肩膀,将他的烟夺过,放在嘴里吸。烟的味道又温又苦,烟雾缭绕掩盖了土方十四郎真正的神情。

坂田老师丢了烟,抱了他的脸,吻上去。苦涩又温柔,暖遍了全部的露水。

 

老师也是这样过来的啊,从小没有父母,经受了全部的颠沛流离,无所畏惧地长大了,成为了极其普通的懒散大人。这样的你,让我想到年幼时的我,彻夜抱着恐惧,害怕死在路边。

 

可是土方,你遇到了我,就不会再是一个人了。老师曾经有过的那些黑暗冰冷的日子,不想重新降临到你身上。你拥有的,该是比老师美好一万倍的生活。

 

 

3.

大雨没有丝毫停歇的意思。坂田银八浑身都湿透了。校门口那一棵凤凰树红艳艳的花开得光辉灿烂,但是在黑夜里也模糊暗淡不清了。

他在路边的小食摊里点了最常喝的酒,和摊主大叔和平常一样开着玩笑。

“那个孩子没有来吗?”摊主笑起来,“平时和你来的时候,他可是会点大碗的乌冬面,浇上满满的蛋黄酱。奇怪的孩子。”

 

坂田银八说,“今天让我试试吧,大碗乌冬面,浇上蛋黄酱。”

 

不出意料地难吃。不枉平日我都英明地评价为狗食,难得我舍弃最爱的红豆饭来吃这个。

 

“土方同学就一定要点这种狗食吗?老师的工资不高,不想浪费在这种东西上面诶。”

“大叔你看,这位客人胆敢骂你做的食物是狗食,以后不要让他来了。”

“这可不行。坂田老师不来的话,赊的帐谁付啊,老爹我可是要亏死的!”

“嘛,所以说土方同学替我付完那些钱也不错。嘿嘿嘿。”

“……我说坂田银八你真的是个老师吗?你知道’为人师表’四个字怎么写吗?!”

 

从前一起吃饭的画面好似电影一样浮现,以后他毕业了,是没有多少次能一起吃饭了吧。

或者说,这种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关系。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断绝之后,是不可能有同桌而食的机会了吧。

 

坂田银八听着寂寥的大雨声,一个人默默地吃完了一整碗浇满蛋黄酱的面。

 

4.

回到家,看见门口立着一个人,同样的浑身湿透。雨水沿着黑发掉落,一双眼睛盯着回家的坂田。

“土方?”

 “老师……”

 

进屋坐下,坂田银八给他毛巾和干净衣物。一晃三年,这个孩子已经长得和银八几乎一样高了,银八的衣服他穿着竟然也正合适。

“老师,我是来道别的。”土方攥紧了手,“我要提前去京都上学了,在那边复习备考。”

 

“我知道。”坂田银八笑了笑,“土方同学成绩这么好,一直不用老师们太操心的。只是没有想到你会走得这样快。”坂田银八递过一杯热水,“我还以为,至少离别会来得慢一点。”

 

“土方,再见了。”坂田老师认真地和他说。到房间里找了许久,递给他一个小盒子。

“嘛,好像告别也要有点告别的样子,这就算是我给你的送别礼物吧。”

 

土方十四郎郑重地点头,收入手里。

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那一句,不想和老师分开,以后也一直在一起行不行。

 

坂田银八将他送出门口,一把伞撑开,并肩走了一段。拥抱一下当做无声告别。大雨淅淅沥沥,夜幕里大家都看不清彼此的脸。伞太小,雨水各把两人半边身子淋湿。脸上潮湿一片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

“老师说过的,你会有比老师好一万倍的生活。”坂田银八说完就再也说不下去,所以请一直往前走,千万不要回头,不要看这样落魄不堪的我。

多年来孤身一人,甚至因为生无可恋所以毫不上进,日复一日过着最无聊平淡的生活,也许会随便找个人结婚生子,教一辈子书逐渐老去然后死去。可是偏偏因为遇上了你,心如死灰复燃,好像世界重现光明。

其实是你救赎了老师啊,土方。

 

老师也不是不知道你的想法。

这一次作业的题目是我的梦想。

字里行间我都看得清楚,结尾那句话也明明白白地刻在我心里。

“梦想是这样的东西,看似美丽而遥远不可及,但如果努力,也不是没有机会触碰。而世人怯懦,总用恐惧毁灭了爱,不敢再向前走一步。我偏偏也是这可悲的世人中的一个。

老师,你知道这份心情吗?”

 

知道,怎么会不知道,老师在每一个因为想要见你而无法入眠的夜里深刻地体会过,老师在每一次见到你却无法坦诚说出口的瞬间深刻地体会过,老师在每一种措辞都无法形容的痛苦里深刻地体会过。

 

那种心情啊,就像烈焰里飘散的樱花。

 

土方十四郎回到家,打开那个旧的木盒,小纸条标注的是好多年前,坂田老师十九岁高中毕业的那一年,制服衬衫上的第二颗纽扣。靠近心脏的这一颗纽扣,没有给任何一个那些年里倾慕于他的女生,而是被放置在这个小小的盒子里收藏多年,看似轻描淡写实际上又重如千斤地送给他。让他带去远方。

End.

———

 

  2
评论
热度(2)

© 二十七杯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