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杯酒

挽手说梦话

 

高桂武侠风小段子

 

高杉晋助瞧那人身形挺拔俊秀,估摸也是个走江湖的好手。他叫小二再上一壶好酒,送到那桌。蓝袍长发青年将帽檐往上一拉,目光往这边一扫,倒是大方上前道谢。拼了桌谈起武林大会的逸事,一盅酒还剩两口,青年才倒下。高杉晋助暗想这也是个奇人,这蒙汗药常人一迷就倒,他倒能坚持这么久。店小二起了疑虑,来桌边走动。店内不少江湖人也开始窃窃私语。高杉晋助笑笑,“奈何我这位师兄易醉贪杯,我且送他回去。”暗里塞了小二几两碎银。小二笑着道“客官好走嘞,给您再开间天字号上房吗?”

高杉晋助摆手,“不必了。”

今晨已将手下全部调走去各大山庄打探消息,他包下的几间上房都没有人。他将那青年扶着回自己的房间,一路上思忖着攘夷派的掌门人怎么这么容易中招,莫非是顺水推舟试探我?暗暗摸索几把,并无反应,身子柔若无骨,看来这人并非作假。甫一推门而入,高杉晋助就中了穴位,立在屋内,动弹不得。

他只得瞪眼看那个青年。那位青年摘下帽子,喝道,“你是何人?用药迷我来此,又有何目的?”

高杉晋助这才仔细看清了他的面容,“莫非是假发?呵呵呵,许久不见,竟是以这种方式相逢,真是造物弄人。”

“是桂而非假发。”桂小太郎端正地看了他,“高杉?鬼兵队邪教的头目竟是你!”

桂小太郎将他穴道点开,高杉晋助是自幼相识的同门师兄弟,过去有诸多旧事纠葛,曾经不欢而散。

 

 

“你来武林大会究竟有何企图?”高杉晋助闷声问道,“你该不是还将希望寄托于朝廷吧……”

桂小太郎难耐地吐了口气,抱怨道,“高杉晋助,你非要在床上与我论正事吗……”

“呵。”高杉晋助竟温存低语道,“要怪只怪你一头乌发迷了人眼,香玉满怀让手不听使唤……分别多年江湖腥风血雨,再次重逢控制不住自己。”

“你……”桂小太郎心下一软,腹内一热,感觉这躯体几近不属于自己,口干舌燥难逃欲罪。

“你又有何阴谋?”桂小太郎不想被花言巧语迷了心窍,他抓住高杉晋助的背,迎接一次次的挺身而入。

“除了为师父报仇,我找不到活在这世上的理由。我要趁武林大会,将江湖上所有自以为是名门正派的伪君子全部打扫干净。呵呵,一起来吗?看我放烟花。“

“为恩师复仇也有很多路途,为何偏选罪大恶极的一条呢?这会殃及无辜。”

“还顾得上为别人着想?”高杉晋助加大了力度,让他身下的人一阵痉挛。好在对方自小练武,身子骨尤其柔韧,带来的除了疼痛还有巨大的喜乐。

“你想举兵造反,推翻朝廷,尤其将御前军真选组扫除干净。对吗假发?”高杉晋助愈加用力。

桂小太郎没有作声,两人攀上了极乐的高峰,真气在对方体内相融,许久没有平静。

“我与你,不过是殊途同归。”他听到高杉晋助轻声说。

_(:з))_ASK上聊着武侠就摸了这个小段子,真·OOC。不负责地逃。

 


  4 1
评论(1)
热度(4)

© 二十七杯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