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杯酒

挽手说梦话

 

【周黄】大梦-21

倒数第三章。配乐见http://www.xiami.com/play?ids=/song/playlist/id/1769190695/object_name/default/object_id/0#loaded

薤上露,何易晞!露晞明朝更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

剧中主人公的名字化用于此,这个梗埋了好久啊。


21.

喻文州推崇希区柯克式的风格,钟爱背后打光塑造的柔美调子,用黑夜星火与河岸灯笼的潋滟火光营造出不安定的氛围。在苏州玩的老魏顺路到南京来看学生新电影最重要一场戏的拍摄现场。自嘲没文化的他还是假装文绉绉地念了句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喻文州的布景是确实有那么点意思。

这场戏是日方邀当红戏子谢上露来唱戏,给一场屠杀助兴。趁酒杀人,掌灯听曲,这几个附庸风雅的日本人觉得凄美且动人,暗含着血腥的男子汉气概,让体内罪恶蠢蠢欲动。谢上露本不愿去,闭门思索几天,不堪其情,最终还是慢慢给喜儿交代了事情。打点好后他亲自化了妆,去赴这场多半有去无回的宴席。

剧本故事发生在黄浦江上,但为了布景方便,喻文州最终选择了在秦淮河岸拍摄。南京早已经入了冬,谈话间人人口中不断有白汽不断。魏琛一边搓手一边和黄少天聊天,两个人一拍即合去买了一堆烤红薯。黄少天给吃一个,吴羽策摇摇头,鄙夷地表示你丢给李轩吧我不吃这么低级的东西。黄少天骂道靠,你看你一脸青青紫紫的特效妆,跟紫薯差不多,有什么资格嫌弃红薯啊!黄少天转身给周泽楷剥了一个,周泽楷摇头表示不吃。黄少天说吃嘛吃嘛怎么连你也不吃不给我面子!上了妆也不要紧口红再涂就是了。

马上要上戏了。周泽楷伸出舌头给他看,口里含着一块冰讲话,就不会有白气。

黄少天摇头,你太拼了!我要问问喻导为什么我写的夏天你非要在冬天拍?

喻文州在旁正好听见,回了句你自己写时间线乱七八糟的,我还特地整理过的,少天。

黄少天说我后悔写这场戏了,听说为虐而虐的作者被诅咒吃不上肉。

过去他俩喜欢躺在床上聊天,那是周泽楷为数不多的喜欢说点话的时候。周泽楷曾经跟他叙述,六十五岁的田中绢代为了出演《望乡》中的阿其婆,将自己的门牙打断。周泽楷不擅长表达,说的时候不用形容词也不用副词,只是语气平静地陈述这件事。他即时不说话,心里的世界却很大,正因为如此才会选择并喜欢演艺这条路。也因为如此,当有人能走到那里面,和他分享世界的时候,他更为珍惜。

黄少天正是那时清楚地看见了周泽楷眼里的光,被那张平静的脸衬得尤其夺目。他清楚正是演戏让周泽楷发光,而发光的周泽楷生为演员。

黄少天暗暗想,这一生他都不会劝阻周泽楷,哪怕这人为演戏发狂发疯。他会守在周泽楷身边,随时随地搭把手,保证他能痛快地做想做的事情。

爱是殊途同归,也是注视同一个方向。

 

……

我与何易晞也算是殊途同归了。

谢上露心里这般想着,踏着脚步上前去。何易晞走后很久很久,再也没有消息。他和喜儿渐渐地不再唱了。有一天他穿着长衫上街,偶然一瞥看见一个人。短发,西装笔挺。就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他蓦然站住了。何易晞不笑的时候很凌厉,笑起来却万分妩媚。谢上露想到这些,心里酸楚得很。飘飘摇摇的。他看见有下学的学生走过街头,他贸然地上前问有没有前批出战军士的消息。没有人愿意回答他。

几个变焦长镜头在这里静默中把街景拍尽。谢上露只是慌乱人群中安静的一个小点。喜儿告诉他,我一直没有跟你说,朱老板跟我提过……小晞哥好像被抓住了。

谢上露点头表示知道了。

他看着街上任何一个人,都不再有何易晞的轮廓。

 

此刻谢上露站在豪华的一艘画舫上,唱最后一次戏。他眼睛上挑,十二分的精气神灌注在这道目光中。周泽楷拿捏好的嗓音出口变成河流,飘飘摇摇奔腾而去。他全然忘记了寒冷,口中的冰并未影响他的发挥,反而让他的嗓音更加清亮透彻。他已经忘了自己是在表演,忘了去寻找光线,忘了按标记好的步数计算镜头。他只凭着惊人的本能在表演,却得到了称得上奇迹般完美的效果。这是一个长达二十一分钟的固定长镜头,也是之后中国电影史上被反复提及的十大经典美丽镜头之一。从艺多年的周泽楷磨练出深厚台词功底,他将戏词和语气变化如行云流水。他将自己和谢上露合为一体,他自从穿着华美的戏服走上红船时,就已经决意踏入书里的世界,他将这场戏当作此生最后一次表演。

周泽楷这张脸经得起镜头的反复琢磨,他的每一丝表情都牵动着所有人的心,甚至在场人员都不由得屛住了呼吸。生怕打扰这一个浩大的梦境。戏班的配乐高声响起,周泽楷周身带着光彩,旋转,走位,起步,落地。江水一阵一阵地拍打着船。周泽楷的情绪酝酿也是一浪高过一浪,终于在开口之时决堤而出。

“落花满天蔽月光。”

他咀嚼过月亮,狠狠咽下然后悉数唱出。口中化开的冰水就是月亮的味道,冷而残酷。天上真正的明月淡淡的辉光照射在周泽楷身上,仿佛人间又诞生了一轮新月。

船继续前行,前行。摇摇晃晃。

江波涛看得入神,他与周泽楷在一起几年了,从没有见过这么有代入感的表演场景。他为这个艺人而骄傲,甚至在心里鼓起了掌。

古来多少文人骚客对明月有过感慨,有人癫狂弄月有人把酒邀月。黄少天骨子里更是一个彻底的文人,可他此时无法作诗,因为诗已经在他身边翩翩起舞。只有穿越漫长的孤独才能成功,黄少天这一次才反应过来。孤独的并不是他,他失忆的时候有人比他还要孤独。他看过自己写的记录,就已经能够猜测到,他曾经走近过周泽楷那坚硬痛苦的世界,却突然离开,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在他昏迷的日子里,周泽楷是怎么煎熬着担忧他的生死,又怀着负罪感逼迫自己远离他,在他失去记忆无忧无虑的日子里,周泽楷又是如何焦灼地感受到他咄咄逼人的接近和试探?周泽楷在不远处投注的所有无声的目光,所有静默的祈祷,他都无从得知。他不知道周泽楷一个人走了多长的路,才能走到今天。他敬佩周泽楷,他知道周泽楷所有的摸索和努力都没有白费,周泽楷珍惜着惊人的天赋,在踏踏实实地往前走去。徒有清风月影作伴的每一个夜晚,都没有平白逝去。

 

谢上露没有动,向着江上真正的明月继续唱道,

“借一杯附荐凤台上。”

他将字尾拉得很长,带着古典腔调的粤语唱词如同碾长的铂金,洋洋洒洒散在这无边的月色里。江上那些昏沉的红色灯笼被比得暗淡无光。《帝女花·香夭》这一段词特地跟黄老爷子学习过,周泽楷花了一个多月去消化。

 

他没有舞剑,可身影却几乎化蝶,他没有用力,每一步却像踏在鼓上,走得清晰明了。他将满怀着悲伤、美丽和仇恨的情绪越推越高,举手投足间均是与何易晞度过的短暂岁月,哭与悲,笑与泪。他走到主桌面前,附上一杯酒。

演日军的老演员愣了愣,一会儿才回过神,笑眯眯地喝下。

 

黄少天回忆起自己笔下这一段,由衷感慨。周泽楷,你比我还知道谢上露真正的样子,因为我只是叙述故事的人,而你却让人物自己活着,逼着我们去接受他。谢上露已经不受我的限制。他代表着美、凌厉和激烈。他摆脱了所有枷锁,他甚至挟持了我,让我不得不被他吸引。

 

画艇行近桥上,谢上露看见了桥洞上悬着的人,才是今晚的主角,即将被在宴会的高潮上演的好戏。这个人将在他的歌声中被处决,被子弹穿过浮肿青紫的头颅。他看见那人的轮廓,歪着头,好像是晕过去了。熟悉到眼底发热。

“江山悲灾劫。感先帝,恩千丈;与妻双双叩问帝安。”

谢上露边念边踏着声拿出让喜儿准备的枪。秦淮的歌声瞬息成空,唯有他的戏词变作东风。周泽楷目光一转,已经忘却了往日的平静柔和,而仅剩下无法言喻的痛苦和坚决。

这是他第一次使枪。在戏班子练身时他也只耍过花枪,从来没有用过火枪。但枪是从何易晞那里要来的,很快就能上手。谢上露如同一把利剑,直插到宴台中间。

第一颗子弹出膛了。

山火灼伤了大地,腰鼓奏起了配乐,野马过境带起滚滚尘土,他掩鼻屏息,视不清言不明。只有鲜血淋漓的情感喷涌如同被玫瑰刺中的夜莺胸上的血。无法歌唱的人鱼,没法解脱的天神在愤恨地攻击着不公命运。

船至桥下,长镜头结束,喻文州亲自上手控机换角度。

第二颗子弹出膛了。

谢上露打到了桥洞上的绳索。谢上露一袭红色戏服,抱着桥上下坠的人跳进了江水。背后是大片恰好升起的艳红色孔明灯,灿烂到不堪凝望。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最后那句词久久萦绕。

“合欢与君醉梦乡,碰杯梦到夜台上。”

 

帝女花的结局是悲剧,戏中历尽磨难的长平公主和驸马周显平在洞房花烛之夜,饮毒殉情。大梦整部电影的高潮戏收尾在冰冷的江水中,谢上露抱着何易晞跳进了黑而无尽的秦淮河。

薤上露,何易晞!露晞明朝更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

 

剧中两人的角色名字出自古乐府的挽歌《薤露》,一开始就注定了这是一个无法拥有好结局的故事。

喻文州曾经为琢磨这一场戏怎么拍日思夜想。他根本没法停止去刻画镜头的每一个细节。没想到能一气呵成拍得如此完美。喊咔的时候大家都有按捺不住的喜悦。

天气寒冷,水温很低,道具组准备了干净的衣服和保暖设备,救援组早就待命跳进水中捞人。吴羽策率先出水,在戏里虽然被捆着,却是个空有其表的活结,入水之后就挣脱了。他一直没出来是在找周泽楷。救援组将他拉上来,他拨着湿掉的刘海,大口喘气说周泽楷不见了。救援组几个人立刻又入水找了几分钟,手电在水里可见度可以达到百米,却始终没有看见人影。大冷天的极易出意外,再加上前段时间闹鬼的传闻,围观的八婆化妆师已经开始念六字真言。江波涛听闻立刻拨打了救护车电话,喻文州放下正在看的回放,跑过来问怎么回事。一群人手忙脚乱中又听见扑通一声,紧接着魏琛粗犷的声音喊道我操我没拉住那小子!

 

黄少天跳进水里去了!

 

TBC


  56 8
评论(8)
热度(56)

© 二十七杯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