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杯酒

挽手说梦话

 

【周黄】大梦-18

————————

18.



而另一面周泽楷今晚的戏却要一直拍到凌晨。预计的场景还有三个分镜就可以完成。大家都输了口气做好收工的准备。趁短暂的休息时间,工作人员在调试机器,泥土的味道渐渐浓郁起来,大家都想赶在大雨之前收工。周泽楷在戏台背后等着化妆师来补妆,以便显出下一场的效果。

静谧笼罩了整个狭小的渡大鹏箱,周泽楷不由得屏住了呼吸,才发觉这宁静并非真空一般无声无息,外面似乎有纸片翻飞的噗呲声。但发电机轰隆隆工作的声音,和拍摄器械运行的嘈杂声响,人声,风声,统统不见了,就像被吞声怪一口蚕食。渐渐地,窄窄的一方天地里光也慢慢地不见了。

经过一整天的拍摄,周泽楷分明很累,但身体的肌肉和血液不约而同地紧张起来,他甚至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速,全身有些发冷。化妆师出去拿另一个化妆箱。周泽楷淡淡地看着大风敲击老窗子。昏暗不堪的光让思绪有些混乱。每当这时候,就应该默念台词以集中注意力。

他轻声说,“谢上露,没有人能够确定未来,但我会尽量确定。人人都说这世道坏,可我不这么认为。世道再坏,人也要自个儿寻思过得好些。年纪轻轻的,为什么我们不高高兴兴地在一块儿?为什么不快活地如同两只小鸟,只为春光而欢歌呢?”

他安慰着自己,觉得周身渺茫恍惚起来,也许也是因为灯太暗的缘故,视力很好的周泽楷却觉得看不清眼前的家具摆设。角落里的陈旧气味还混着雨后才有的泥土腥气,让人有点忘可这到底是什么场合。

 

“快活如同两只小鸟,为春光大好而换歌,呵……”

“噫……高高兴兴……在一块儿……”

 

不!台词绝不是这样的,吴羽策的对白应该是一声嗯。但周泽楷分明听见有人对他的台词感慨起来,甚至有反讽的笑声瘙耳,悉悉索索不绝。周泽楷手麻动不了,心里却知道这是惹了什么地头蛇了。他眨了眨眼睛,咽了口水,却说不出什么来。早前他还很怕,但现在却并不是特别怕。只是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低了低头,对着声音的方向,虽然他认为这个“伙伴”就在他颈侧。自己说不出话,还是继续背台词吧。

“快活过就不歉疚,就为喜欢这一个念头,死也好活也好,都觉得心满意足。我得到过满堂喝彩,收到过万两金银,但那不足以让我快乐,最高兴的是还是在巷角买一碗你爱的糖粥,你笑着说甜。”

这是主角二人分别之际,何易晞的唯一一次表白。周泽楷曾经试炼过这剧全剧最深情的台词该怎么念,但一直不得要领。于是一有空就会反复揣摩,一急就蹦出来了。

耳侧的笑声突然停了,似有气息贴在脖颈。周泽楷觉得衬衫领子之上有又凉又湿的气吹来,又真不能扭头看。

他在等反应。

没想哗啦一声,外面什么东西倒了。铺天盖地的声响恢复起来,自己像从真空回到了俗世。拍戏好几年,周泽楷从没有发现发电机、摄像机和起吊机的声音如此悦耳。他终于可以动了手指,回头看见那面铜镜里映着黄晕的光,镜中有人跟他并排坐着,看不清面孔,穿着古旧制式的华服。淡淡一抹艳红,就跟他并排那么坐着。周泽楷眨了眨眼,也没有做声,他心里想着,不知道你有什么苦恼,但愿你今后真心快快乐乐毫无怨恨。

这念头甫一出现,周泽楷觉得自己手更麻了,连血液都似凝固掉。他却不怕了。心里杂念浮起来,想的竟然是这下电影该红了,听说遇上这事儿的都能大红。把这个讲给黄少天听肯定也要吓死。那可是平时看个僵尸片都要抖完全程的黄编剧。

周泽楷再使劲睁开眼睛时,一束强光打下了,化妆师严孟一的嗓门很大,“周先生!这样也能睡着呢?”

周泽楷眨眨眼。再往后竟什么都听不见了。

 

黄少天第二天被喻文州派来的司机硬拉去片场。周泽楷一直有些低烧,拍摄过程中抽鼻涕。黄少天转身就打电话要了砂锅鸡汤。宋晓装作失望地看着他,“以为黄老师会带着汤锅过来的!”

黄少天认真问他,“难道我以前居然会做饭?”

宋晓老实回答,“泡面算做饭的话,黄老师确实会。不过就连做泡面,也曾经把喻导家里的热水壶烧爆。”

黄少天一副我就知道的神情,真不愧是我啊。周泽楷神情很专注,无奈戏就是没法进行。江波涛说要不让小周休息个一两天?喻文州一脸抱歉,这工作人员道具都到位了,拖一天你也知道花费是怎样。光场地一天就好几万……

江波涛想这他也是知道的啊。算了多NG几遍也总会过的。今天孙翔唐昊刘小别卢瀚文包荣兴还过来客串,演街上来看戏的混混小子。每个人脸都涂很黑跟几头精力旺盛的花猫似的。包荣兴很快就勒索上了另一个群众演员,卢瀚文摇头晃脑把小辫子都甩掉了,拉拉刘小别来看他演胸口碎大神。喻文州无奈大喊。“你们不要给自己乱加戏,就坐前排,等周泽楷开始唱你们就鼓掌,转过来看镜头就好!”

孙翔:“这他妈不就是职业托儿吗?”

唐昊:“是上次一起看的中国好修音那种吗?”

刘小别:“我可以一秒流泪,不过要加钱。”

喻文州:“……”

喻文州:“不要浪费时间,好好拍戏”

黄少天:“艹,臭小子们别磨磨唧唧的周泽楷都快吸鼻子吸晕了你们赶紧让他演完过好吗?你们行不行不行我上!”

孙&唐&刘:“求墨镜,好闪。”

周泽楷不跟他们啰嗦,出来伸手摆了几道,就开始唱。配乐声都盖不住前排几只花猫的掌声,快把戏台的顶都掀翻了。

黄少天:“这演技也太浮夸了吧现在的新人真是……这一脸鄙视地跪舔的感觉好奇怪啊!”

喻文州:“……他们也是蛮拼的了。算了,过!”

周泽楷如释重负地下来喝(外卖)爱心鸡汤。整个剧组都知道了昨晚遇到小伙伴的事情,还好化妆师小孟姐姐阳刚之气很足,大喊一声把小伙伴吓走了,救了我们的大明星,喻文州让人写好看点发了个通稿。毕竟业内都觉得遇到这事儿电影必红。周泽楷除了有点着凉外到没有什么。紧张的拍摄并不难因为这个小插曲而停下来,反而由周泽楷开头,将此当做小调剂更加打起精神开工。

 

周泽楷的状态虽然没有前段时间好,好在电影剩的戏份不多,靠其他演员以及电影后期剪辑完全可以做出与前面相媲美的好效果。周泽楷一天比一天虚弱,有时候休息着就不知不觉睡着了。江波涛想最近的健身计划和饮食也做了调整,以保证最佳状态,按照道理说,今年周泽楷二十五岁,正是身体最好的年龄,怎么会弱成这样。不过好在周泽楷是出了名的敬业。台下累成一滩水,好在上了机就霸道得像陈年烈酒。如同子弹出膛,周泽楷演技随着情节的推演更具有侵略性,凭一个眼神一句台词就能让人嗅到子弹割裂空气时激起的火药味道。

可喻文州和江波涛都知道,体力不支的周泽楷为了维持这样的效果恐怕要比平时付出好几倍的努力,导演一喊停,他几乎要就地倒下。喻文州特地让徐景熙过来帮忙,但徐景熙发现周泽楷除了有点心律不齐和低血压,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吃盒饭的时候另一个化妆师小娘炮Andy忍不住问,“我听孟一姐说过那件事情了,喻老师,难道真的是那个那个什么的问题?”

喻文州:“什么?”

江波涛:“鬼上身?”

Andy:“哎呀江老师您真是直白。不过人家真的有点怕怕哒。”

 

作为一位信奉科学破除迷信的新时代文艺工作者,喻文州虽然也会开机前拜拜神但他其实不信这个。但环顾剧组,除了懒得去想的郑轩和根正苗红的好党员罗辑,其他人好像都有些心理阴影。场记小妹还问吴羽策,“吴老师您当初演鬼刻的时候怕不怕啊?”

吴羽策笑我自己就是鬼刻我怎么会怕。

 

但人心惶惶始终不是个办法。喻文州派人去打听附近的神婆仙公,随便找了一个过来。

叮嘱道小心记者。

黄少天来探班的时候正巧看见周泽楷正在化妆间的懒人椅上睡觉。旁边一个挂满了符的哥们儿围着他绕圈圈唱歌。

黄少天:“……这是什么情况?”

黄少天:卧槽你唱就唱了怎么还摸人家的脸了?哪里逃!吃老黄一棒!

喻文州连忙上去拉住了追着大仙满剧组跑的黄编剧。

黄少天:“有神经病闯进剧组非礼男主演你不管吗?”

喻文州:“那不是神经病那是张仙人,听说挺灵的。”

黄少天:“现在娱乐圈流行这样炒作?”

喻文州:“……”

喻文州:“这不是炒作这是安心。前几天周泽楷不是遇到了小伙伴吗,好像整个人就不怎么舒服。”

黄少天:……难怪好几天晚上都不过我家来睡了,心疼。这句还好没说出口。

黄少天怎么拍周泽楷的脸,都没有反应,好像睡得很熟。江波涛也把他拉到外面,说,“小周晚上回酒店,好像不怎么能睡着,刚刚精神实在不行就吃了点宁神的药,现在刚刚能眯一会儿。黄老师让他好好睡一下吧。”

黄少天罕见地没有多问,悄悄退了出去关上门。

 

 

TBC.

 

 


  56 6
评论(6)
热度(56)

© 二十七杯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