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杯酒

挽手说梦话

 

【周黄】大梦-15

 

15.

 

昨晚夜里秋风凉爽,黄少天发现屋后有个小楼梯能爬上屋顶。兴冲冲地跑回厨房从冰箱里拿了自酿的葡萄酒和一袋子花生,招呼周泽楷一起上了楼。准备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理想。

周泽楷这些日子里觉得自己像是离真相近了,又像是远了。看着和过去越来越像的黄少天,不知道怎么是好,也不知道怎么拒绝。他们爬上屋顶才发现根本没拿杯子,黄少天大笑起来。

黄少天吃花生很快,周泽楷看他吃,偶尔也来一两颗。花生壳就朝下扔在院里的菜地里,变成肥料来年又长出新的菜来。大自然的生生不息总是特别简单。

没带杯子干脆就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地喝,风虽然大,但月亮却不明显,遗憾的是适逢初二月如弯刀。

周泽楷喝了不少,但他知道自己酒量比黄少天好上太多了。趁黄少天没醉的时候他说,“你出事应该怪我。”他觉得到这个份上,必须坦率了。

黄少天像没听见一般,又在剥花生吃,把壳丢得远远的。每一次挥手都惊起草里的秋虫,风呼啦啦地穿过被摘完果实的葡萄藤。伤好后黄少天曾经回来住过,在自己小时候住过的房里沉思,很怕自己没法真正从失忆这件事中走出来。房间床很小,床头还挂着掉色的中国结。床边是黄杨木小桌,零散地摆着书、笔和小物品。奥特曼孙悟空挤在一起,旁边是买巧克力豆留下盒子。再往旁边是拼装车,拼好后就得意地摆在架子里,架上积了一层灰。零零散散尽是年久失修的记忆。或许真的太残忍了些,这些物品提醒着黄少天,自己由一个孩童长到现在的模样,可是到底有过怎样的喜怎样的怒怎样的哀怎样的怒,便不得而知了。

 

此刻黄少天听周泽楷在说,“对不起。”

黄少天看着他的脸,“我猜到了。那你说说看吧?我看报道了,我醒来后就悄悄去查了网页。无一不是说我坠楼,疑为自杀。甚至还有酒店监控视频片段…那是在晚上,太暗了拍不清楚。我跳下去之后就下起了雨。监控只能看到阳台的一角,我身影黑黑的,在角落里摇晃。时而在镜头内时而在镜头外。最后忽然发力,掉下去了。看起来像醉酒,掉下去的瞬间我反复定格回放过……

周泽楷感到黄少天轻微发抖,喉头梗了一下,“我向前伸着手臂。我看了很多遍,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我过去难道会经常喝醉吗?是为什么呢……”

周泽楷,当时你在吗?黄少天没有问出口,毕竟没办法不好奇,过去的我是怎样的人,过着怎样的生活,是不是每天都开心,会不会痛苦。借由他人之口得到的都是情感处理后的假象,因亲疏不同而带有各种各样的蒙骗性,真正的自己随着名为记忆的东西消失了。

虽醒来时记得穿衣洗漱吃饭,记得红灯停绿灯行,记得如何写作如何交际。

曾经以为在丢失的记忆力最重要最遗憾的部分是人,爷爷父母亲友和爱人。到头来发现该在的人全都在,不在的人总会有人替代。只有迷失的自我,像远去的秋风一般带着枯草远走天涯,再也不会回来。黄少天相信自己一定曾经拥有过许许多多美好的回忆,诸如咿呀学语时被仍在世的父母抱起举高,失去父母后被盲眼的爷爷紧紧搂在怀里,放学归来喝爷爷熬了一天的玉米糖水,考试考一百分时绕着院子大喊,学戏时候被打手心就大叫起来,考完试后出去上大学,发表作品享有满堂的赞誉,在某一个地方认识喜欢的人,在某一个深夜与爱人紧紧相拥……

黄少天对自己有这样的自信,认为自己属于世界上最容易感到幸福快乐的那类人。也正是因为这样的自信,才让丢失了这些记忆的他感到痛苦。

周泽楷喝了一大口酒,他拉起黄少天的手。“我不记得你出事的情况。但……”

黄少天夺过酒瓶,一口气喝完了。酒精浓度比较高的葡萄酒有后劲,黄少天的耳根一下子就透红。连带呼吸都变热起来。眼睛显得更亮了,弯月无星的夜晚,也不见暗淡半分。他说,“周泽楷,我们重新在一起吧。你听好了,我绝对,绝对不会原谅你。所以你要赎罪,过去你没有好好保护我,你没有陪着我,你让我重新找到你找得那么痛苦。我绝不原谅。”

醉话,真话,心底话,还是混账话。周泽楷手按着他的后脑勺,手指嵌进黄少天稍长的细发里。他将黄少天齿间最后一点葡萄酒夺来了。黄少天唇上更热了,身体不由得扭动了一下。记忆没有在电光火石间重现,只有混沌不堪的呼吸和意乱情迷。匆忙中两人坐不稳,黄少天踢了一片瓦下去,哐当一声终于有些清醒了。两人险些掉下房顶。

“你不要原谅我。”周泽楷看着他,“我欠你。”坏的记忆消失就消失了吧,好的记忆不见了,还可以创造新的。

黄少天彻底醉了,嘻嘻嘻地笑着攀着周泽楷的脖子看那张百看不厌的脸。周泽楷费了好大劲才安全把他弄下房顶。黄少天还在捣乱。不停喊我们一起跳下去,跳下去吧。

周泽楷用食指压了他的嘴,不要吵醒黄老。

 

离要回去的日子越来越近,黄老对周泽楷的要求也渐渐提高。还好周泽楷全都跟得上。临走那几天有黄老的旧交从阳澄湖空运了大闸蟹过来。秋蟹肥美,只需要清蒸蘸酱就让人垂涎三尺。黄少天一连吃了好多,又加上喜欢熬夜爬房顶吹风,不小心就感冒了。老爷子让人熬了几抓中药也没见好,反而还有些咳嗽。周泽楷开车带他到医院里看了病,黄少天坚持不挂水就回去了。医生说发发汗就好的。黄少天晚上回去捂着被子狂睡。汗是发了些,但高烧还不退。

今天的训练课算是断了。周泽楷给黄少天换完毛巾后就不知道该做点什么,一会儿摸摸额头一会儿再掖好被角。折腾到半夜发现黄少天终于能睡着了。他松了口气去洗澡,洗完搬了把椅子在黄少天的桌边,开盏小灯背台词。

门开了他一看是黄老,两人心照不宣没有出声。周泽楷随黄老到院外落座。黄老突然摸着他的手,摩挲掂量了些许。方才开口,“我知道你钟意少天。”

这句话真像一桶岩浆突然浇到周泽楷心上,他怔在原地。

TBC

  65 3
评论(3)
热度(65)

© 二十七杯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