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杯酒

挽手说梦话

 

【叶黄】

文风测试问卷回 @荒草乡 叶黄点文,有点糙对不起等我有空再来一发……

世界联赛背景

——


【自己惯有的文风】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国家队领队叶修笑了笑,手指轻叩着电脑桌倒数。在数到一的时候有人恰好破门而入。“老叶你说到底什么意思啊你这是憋死我!!!不行你快告诉我能不能上擂台!”

叶修点起一支烟,慢悠悠地看着这位老朋友,早知道明天比赛出场顺序未定绝对会让这家伙憋不住。“在比赛前我们做的准备够多了,你该想不管是什么安排,咱们都妥妥能赢,哥对你们这么有信心你这样毛毛躁躁的太不争气了!”

“靠别想忽悠我!我就是想打擂台,看我斩斩斩斩斩斩得那帮韩国基佬措手不及。让我为中华崛起而挥剑吧!”

“我说你能不能醒醒,除了话多还多染上了那个什么?沐橙说的什么病来着?”

“哈哈哈哈老叶你这都不懂,是中二病啊!”

“哥读书少你体谅一下。”

黄少天却是笑了笑,两个人相处总是能不知不觉轻松起来,他凑近叶修,“文盲也能当国家队领队啊真是励志典范!老叶英文你会不会啊?小心别被人欺负啊!”

叶修知道这小子最近苦学外语准备给外国友人造成垃圾话阴影,颇有成效到处炫耀,叶修一把将他搂在怀里,“这不是还有你嘛?你一知我半解,凑一起能懂个大概。”


【黑暗文风】

怎么了?叶修打开灯,跟着混乱的脚步声向天台走去。有什么声音在操控着思维和视线,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异国的天色诡暗,远方教堂的钟声恰好重重撞了十二下,整栋的酒店突然熄了灯,仿佛一下子被抛掷到真空中,奇怪的是却没有人出声。没有声,没有光。叶修凭借着打火机微弱的灯光去找喻文州,让他帮忙保证队员的安全。

目光被剥夺,其他的知觉便更为敏锐,叶修摸索着向前,敲了每一间房门。没有人。

喻文州、张新杰、王杰希、张佳乐,方锐……苏沐澄,黄少天。一个都没有,房门空荡荡地随风摇晃,甚至发出啪啪啪的声音。白色床单和窗帘映在叶修眼里显得刺目。不变的是滴答滴答声一直在耳边回荡。

糟了。叶修想,仿佛有人在叫他,耳背有些凉,隐约夹杂嘻嘻的窃笑。叶修往酒店楼顶走去,终于发现所有人都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躺在地上,宛如某种禁术。月全食的夜晚,城市里有莫名的力量在骚动。叶修呆呆地看着咒术图案特别空出来的那一点——那是为他留的位置。他缓缓地走过去……

他潜意识中知道站在那里绝对是要摔下酒店的。化作风,化作鸟,化作一阵模糊的献血。他看清楚了脚边的人,木然地睁着眼睛,没有一丝光芒。是张佳乐。张佳乐旁边是同样表情的张新杰,然后是喻文州。躺在一堆鲜红中,没有恐惧,没有喜怒,毫无悲悯,毫无知觉。

该是我了吗。可惜还没有拿下世界冠军。

他正要攀上酒店栏杆的边缘时,听见有人叫他。

叶修。

他回头,是黄少天啊。不说话的样子真少见。黄少天一边舔着手上的血一边嗤嗤地笑着,双目灼灼地盯着他。

叶修。黄少天又叫了一声。

叶修觉得这个世界顿时陌生起来。愣在原地。


【KUSO】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起来了收工发盒饭了!”张佳乐第一个跳起来,将地上的血迹抹到脸上,像吗像吗像吗?老叶我还真没看见你吓傻的样子过哈哈哈哈太爽了!”

地上横着的“尸体们”一个一个地起来站起来拍拍衣服,摆在门口成S型的方锐嘟哝,“妈的刚才你居然还踩了我一脚,真是痛死我了给我道歉!”

“还挺新奇的。”喻文州擦干净血迹,发表评论。

孙翔看见叶修惊呆的样子先是笑了一会儿然后沉浸在和唐昊互相抹血的游戏里。

黄少天跑到叶修面前,“你尝尝,番茄酱,甜的味道不错吧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叶你说我是不是该拿最佳男主?我最后的表情你是不是刻骨铭心啊?!我们排练的时候一会儿摆成一个荣字一会儿摆成一个耀字,累晕了。”

肖时钦搭话,“是挺刻骨铭心的。”

“恩。”周泽楷都凑热闹了。一张帅脸蘸点番茄酱还挺有味道的。


“……怎么不一会儿摆成一个S一会儿摆成一个B呢?”叶修这才缓过来,“不吓才怪,你们都跪这儿了我是不是得一个人开十个马甲打比赛啊?”

“叶领队好敬业还在想比赛的事情。”张新杰说。

“连张新杰你都放弃治疗砸破生物钟来搞恶作剧了,这世界还行不行?”叶修一个一个点过去,“你说你们图什么啊?大半夜地搞这么一出!”

“时差。”张新杰推推眼镜,“国内这个时间我还睡不着。”

方锐指着黄少天,“你得问他,这货出的主意。”

黄少天成了众矢之的,愤怒地跳出来,“别把问题推给我啊?我记得你们是双手双脚赞成这个方案的好吗?!”转而又向叶修,“你当时一声不吭退役也吓死我了好吗!不整你难平心头之恨。”

“看你们这么闲,明天加训四个小时。”叶修摸摸口袋掏出一根烟。

“叶修你大爷!”


【翻译腔】

[少天酱,]叶修凝视他的眼睛,一副认真的样子说道,[我倒也不是想突兀地冒犯你,怎么说才好呢,我只是想表达我的心里所想的事物。不知为什么,我此刻,心潮澎湃,请静静聆听吧。与其说是要跟你搭话,不如说是……跟你表白。]

名为黄少天的青年男子,穿戴着时髦的T恤和鸭舌帽,就如街道上的一只猫,他有些惊愕地转过身,然后嘴边扬起勉强的笑容来,[修君,您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怎么可能……啊啊,我现在有些不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真的有些不知所措呢。但是,但是我……]黄少天摸着自己的胸口,[修君,请您聆听,我的心脏也在为您悦动。]平日里他算得上是个伶牙俐齿的人,可现在却被上司的反常所困扰,反倒是说不出话来。

[少天酱。]男人将他搂在怀里,“……他妈的云秀你这是哪弄来的剧本我演不下去了!”

黄少天憋笑憋得很辛苦,这下一抖一抖地放声笑起来。楚云秀才走过来,”昨天被周泽楷迷倒的日本妹妹硬要把她写的东西给我和沐橙看看。还是个剧本哈哈哈,你们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就好好接受惩罚,快给哀家把剩下的戏接着演!”

围观的闲人们拍手叫好。叶修摆手,“哥不玩了。要不你换个风格?”

苏沐澄跳过来,“英国选手给的小说,要试试吗?”

[ 战况愈加激烈。金发男人被狠狠压制在下边,他的手臂无法动弹,全身都感受到来自上方的压迫。他平时那张中用的嘴在此刻却派不上什么用场了。强壮的黑发男人对他笑了笑,眼睛如同鹰一般。清晨一刻钟,被称作叶修伯爵的男人气压在他身上。窗外有大片的雾气蒸腾而起,知更鸟与夜莺竞相展示着如同流水般的歌喉,蔷薇在院中绽放。可他的目光却被叶修伯爵所吸引。来沉落吧,堕落吧。那男人的薄唇一张一合对他说。他只能被迫点着头,迎接比日光更为繁盛的欢愉和痉挛般的痛苦……]

叶修的烟掉在了地上,“全世界的女同胞都在想什么呢……你们搞这个是世界共通的吗?”

黄少天也好奇,“烂尾了吗坑了吗我还想看后面啊修君快给我给我给我……云秀酱那边还有没有啊挺有趣的啊!”


【少女或小清新】

晨间微薄的日光通过绿叶洒在青年的脸上。睡熟的他比平日更像一个孩子。叶修凝视着他白皙的脸,轻轻地叫他,“小傻瓜,起床啦。”

黄少天揉了揉迷离的眼睛,看见是叶修,先是微微一怔,而后便觉得安心温暖。叶修的眼里满是关怀和笑意。

有这个男人在,天涯海角,千山万水,还有什么我到达不了的地方呢。黄少天也笑了起来。

叶修站起来,掀开被子,“醒了没啊你?哥可饿坏了。喻文州亲传的蓝雨式无痛叫起床法太恶心了哥一身鸡皮疙瘩。”

“靠靠靠陪你演了这么久你还诽谤我大蓝雨的和谐氛围!什么喻队亲传的明明是你添油加醋,什么小傻瓜吐死我了!”

“好了傻逼快起床啦不然没饭吃了。”叶修也不管他,佯装要走先去吃早餐了。

黄少天边穿衣服边用满房间的垃圾话和叶修问候早安。虽然心里一万个不想承认但这才是正确画风。


【苏苏苏苏苏苏苏】

灯光大盛,荣耀二字照满了屏幕。解说同时喊出CHINA,熟悉的国歌嘹亮奏起。千里迢迢特地来加油的中国观众都欢呼着站起来,挥舞着小国旗。黄少天有些脱力,毕竟刚刚完美地爆发过,还没有缓过劲。指尖有些发酸,眼眶也有些发酸。出选手席时忍不住往中国队的嘉宾席上看,见到叶修向他比了一个拇指,微微笑着。叶修背后是正在飘扬的小国旗,汇成一道红色,与国歌高潮的“前进前进前进进!”交相辉映。叶修眼底亮亮的,黄少天懂他在说,哥早就知道我们能赢。


【一看就有病】

黄少天手里捏着一朵玫瑰。你爱我。你不爱我。你爱我。你不爱我。你爱我。你不爱我。你爱我。你不爱我……一片一片的花瓣被指尖摘下,最后一片竟然是……你不爱我。

黄少天眼里噙满了泪,嘤咛一声将花狠狠丢进垃圾桶,“叶修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

叶修:“那你就不无情!?不残酷!?不无理取闹!?”

黄少天:我哪里无情!?哪里残酷!?哪里无理取闹!”

叶修:“你哪里不无情!?哪里不残酷!?哪里不无理取闹!?”

黄少天:“我就算在怎么无情再怎么残酷再怎么无理取闹也不会比你更无情更残酷更无理取闹!”

……

有事找人的冯主席站在门口,他觉得整个世界都不太好了,选手们是压力太大了吗……药药切割闹!

叶修深沉地看着黄少天,“差不多就行了,吃饭去吧。”

“我还要玩那里还有一朵玫瑰呢我再来试试!”

“你拿张佳乐买的玫瑰拆了玩还把张佳乐房间搞这么乱张新杰知道吗?”


【喜欢的写手的文风】

【向原作致敬】←仿不了原作便贴一贴我最最喜欢的段落吧w

    “哦……这么说,你是打算一年半以后再回来?一年半啊你太狠了吧?”黄少天表示惊叹。电子竞技选手的职业生命相当短暂,这家伙能打到25岁还有这水平已经是极其少见,这个时候还敢放弃一年半,简直就是违反自然规律的逆天行为。

    “呵呵,你就等着我回来虐你吧”叶修说。

    “靠,太嚣张了吧?”黄少天叫道。

    “目前咱俩单挑的战绩是多少啊?”叶修问。

    “啊……今晚的天气真不错啊”黄少天的目光转向了网吧门外那漆黑不见的夜色。

    呆呆地望了半晌后,黄少天的目光转会,神情郑重:“一定要回来。”

    “那还用你说?”叶修说。

    “有什么困难尽管和我说。”黄少天很认真地说。

    “把我的吸血光剑还我,还有,两个小时的上网费十块钱。”叶修说。

    “……”话痨总算也是无语了一次。

“吸血光剑回头给你”黄少天拍了十块钱在前台,转身鬼鬼祟祟地消失在了夜色当中。


【补充】

“老叶虽然说话特别嘲讽垃圾话特别厉害,但他答应过的事情,从没有失约过。”多年后,黄少天在电视节目里看见当年自己在访谈上这么说。彼时容貌年轻,荣耀加身。国家队选手回国后集体上体育频道的特约节目,被问及对叶领队的看法时,答案五花八门。话唠黄少天却收起了以往接受访问时的长篇大论,认真地回答。

【想说的话】

我特么还凑成一篇日常文了……我是一个没有画风也没有文风的人,我如果消失,没有人会发现…


  109 15
评论(15)
热度(109)

© 二十七杯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