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杯酒

挽手说梦话

 

【朱白/RPS】白头

“龙哥,下雪了!你等着我要跟你白头!”

 

朱一龙看着这条微信,摸了摸自己的脑门。没烧啊。

切出微信换到日历,今天诸事皆宜,世界没毁灭。

他的心反应好像比较慢,直到现在才不合时宜地突突突跳起来。

 

他站在土坑里,丢下洛阳铲,差点一拳把自己锤吐血。

小…老…小…老白他跟我…表白了。

 

还这么深情,不是玩玩而已,是要一生相守,直到白头。共看云升月落,同享富贵甘苦。

 

他也曾经差点想…不,即便他想,他也不敢。他辗转反侧的日夜,扼杀在沈巍怀里的好感,终不是单箭头的错觉。

 

说要保护好哥哥的这个柔软小孩,是真的比他更热烈更勇敢。

 

他打电话过去。

 

没人接。

 


 

白宇在干什么呢?是不是鼓起勇气表白,然后就像他一样,想在雪地里奔跑雀跃,希望雪永远不会停,盖得世界干净沉默,敛起爪牙,对边缘和中心一视同仁,包裹荆棘,催生玫瑰,温柔又僻静。

 

他想见他。想乘最早的班机去这个人的城市。他想揉一揉毛茸茸的下巴,想把那张小脸埋在一张艳红的围巾里,做冬日里唯一的小太阳。

 

 朱一龙继续拍戏。他甚至已经想好了请假的理由:导演,我有一件三十年来最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必须请假一天。

 

下一场正好是在墓底相依为命的温情戏,他内心冒着矛盾的粉红泡泡,超常发挥,把对戏演员吓得脸红。

 

他颇为不好意思地笑笑,像个傻子。

 


 

于是杭州竟也下雪了,一夜间穿成了临安。他天性敏感,在下了戏去往机场的路上。撞上了一把扑面的冷雪,突然把自己抹清醒了。

 

他平静地拿出手机,把热搜从1到50看了个遍。

 

没有。

 

小白还留着理智,没有直接昭告天下。他心里涌起一阵后怕,以后小白怎么办呢,他怎么办呢?光靠爱情能过活吗?没有表演的人生算活过吗?

 

他想了想,站在机场给白宇打电话。

 

他决定了,这一刻起只要白宇想,他就敢。

 

他能给臂膀,能遮风雨,能向着一切刀光剑影,把白宇挡在身后。

 

然而白宇发了短信就人间蒸发了。

 

朱一龙突然害怕起来,怕出了什么事。

 

终于在飞机临起飞时,白宇来微信了。

 

“刚拍戏呢,找我有事吗龙哥。”

“哎呀卧槽,早上打错字了。这还撤不回呢?”

“龙哥龙哥我打错字了!我是要跟你掰头!掰头!battle!ba-tt-le!”

还附上了一张雪景图:笑得耀武扬威的白宇,撸了个大雪球,作出打雪仗的姿势,正要扔往镜头前。

朱一龙:…………………………………

霜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不存在的!

愿得壹心人,白首不相离————故事里都是骗人的!

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现在就tm想绝交了!

 

手癌不是病!得起来真要命!干什么啊!

 

朱一龙:“幼稚!无聊!你走开!”

 

语音奶骂三连。

 


 

朱一龙把飞机票扔了。坐车回片场。怄得半路下车抽了会儿烟。他舔了舔后槽牙给白宇的微信回了个友善的微笑,他掐了烟,好久没讲的武汉话脱口而出:你跟老子等倒。


 

—————

 

在啥玩意儿系列里被坑惨的白宇终于掰回一局…

 

白宇:???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


 

太冷了听说下雪了我手机码个小段落证明还没咽气

  1499 110
评论(110)
热度(1499)

© 二十七杯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