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杯酒

挽手说梦话

 

【朱白/RPS】这啥玩意儿???——refa

RPS预警,平行世界借人设跟真人没半毛钱关系。谢谢金主爸爸出镜。

——

白宇刚到酒店,助理拿来一箩筐快递。

“双十一前清一下快递吧,不然到时候来不及清理的。”

“……”白宇,“确实。”

做演员真忙啊,真狠啊,连收快递立刻打开的天性都能扼制,忙到半个月拆一次快递,你说惨不惨啊。

白宇像一只猫,光脚在酒店的地上拆快递,窝在被拆得乱七八糟的纸箱堆里,和一个不明物体面面厮觑。

这啥玩意儿?

这个形状有事吗?

这下面俩圆的,上面一根柱子。

 这不是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吗?还原度真高啊 !

 

现在的X趣用品能不能别做得这么美丽梦幻波光闪闪高端金属材质看起来可贵了就差镶钻了。

做这么漂亮有用吗?

白宇刮了刮,发现这玩意儿真的有点震,是错觉吗。


虽然不爱说脏话,一句卧槽还是忍不住脱口而出。

 

我的黑粉给寄的吗?

现在的黑也不容易还会掏钱买产品啊!

还是我那泥塑粉寄的?

还是关怀恢复单身的我本人x生活的狐朋狗友?

这不是埋汰我吗?

白宇拿出来反复看,确定认定以及肯定,不是黑的话没这么大仇。

还不如给老子寄充O娃娃呢。

 

白宇把那玩意儿塞裤兜,钻进纸箱堆里把快递单找到了。

两眼一黑——

“朱一龙工作室”

朱一龙……

龙哥你真是,到底是太懂还是不懂。给我寄这个东西是中邪了吗?

冒充的吧?

还有,你寄这个东西就大喇喇让工作室寄啊!!

你没隐私的吗!!你好意思的吗?!

这么久不见你也不找我撸串吃鸡,你给我寄这个什么意思。

“致朱一龙先生亲爱的朋友白宇先生:(该行打印)

白,想给你试试。(此处手写)

朱一龙(龙飞凤舞的签名)”

白你二舅啊白!

您还是叫我老白好吗?

我求您!

 

满头雾水捞不着居大海那根针的白宇去洗澡了。

才发现自己裤兜抖了起来。

不是他那根,是另一根。

金属质感,高贵美丽的,就差镶钻的,物体。该物体=2圆球+1柱,怪好看的。

 

他拿在手里,打开热水。

他发现这玩意儿还防水。

已经完完全全确定这是用来那啥的情X用具了,不然干嘛防水啊!

白宇啪叽把它放在洗手台。

雾气蒸腾中,他眯着眼睛冲澡。

脑海里走马灯一般闪过他跟他龙哥的日日夜夜,一起拍戏,从得知搭档演员之后代入龙哥的脸看原著开始,到从陌生至熟悉在戏里出生入死眼神上床,戏外同沙共雕吃鸡唱K,还有合作结束后常聊微信,镇魂上了还情感真挚演技卓绝地营业了好一阵子。

等一下……演技卓绝……?

龙哥笑的时候非常温柔,嘴角勾起的弧度像蝴蝶扇动翅膀,大西洋深处泛起一场风暴。

龙哥的眼睛是天神吻过的湖,抵过千山万水让人永世沉沦。

龙哥的鼻梁是白玉峭壁,摸一下就可以万劫不复。

龙哥的睫毛像鸦羽,可以让世界上所有的小精灵在上面打秋千

……

呕,白宇一激灵,用小号偷窥龙哥微博时看见的转发突然蹦了出来。

但他不得不承认,这些形容都是真的,他真的非常非常吃朱一龙这款颜,同为男演员非常羡慕。

然后呢,他被这样的眼睛专注地、满怀爱意地盯过三个月。那三个月里,不管他去哪里,在做什么,那双好看的眼睛总是跟着他。如果他对视,那双眼又会慌乱地躲开……

他也曾经被这鼻梁碰过耳朵,在说悄悄话时。

这么好看的嘴就更夸张了,温声细语,爱意缱绻,说出来的都跟咒语一样,当时不觉得有什么,现在想起来面红耳赤,昏头昏脑的。

白宇无法冷静了。

我以为是他演技好,难道是……

难道是他真的……

他真的……

演技简直太好了!!

还是说真的像网上传的那样,对我有这样那样的意思?(而且还对我后面很感兴趣?)天地良心我可没有啊!那些文啊图啊看着乐呵就行了。

居然是真的啊?

她们搞到真的了啊?

她们的锁管用了啊?

她们的钥匙找不着了啊?

 

 

妈鸭,我该怎么办。当红流量男明星喜欢同样身为当红流量男明星的我。

白宇洗了一个多小时,顺道还久违地心情复杂地撸了一发。

非常微妙。

 

弄完出来,整个人都虚脱了,看见洗手台上的不明物体,更是无力吐槽。

 

他给狐朋狗友发微信了:“孙zei!在吗,爷爷有事!”

“怎么跟你爹说话呢?有什么屁话快说。”

“我记得上学时候你买过那玩意儿,还用吗?”

“飞X杯吗?咋?我儿一个大明星还得自己撸,惨啊,真惨。”

“你再tm说废话我就跟你断绝爷孙关系。滚。”

“当年我买那啥都不太好用,现在科技进步了,很不错了。”

“我是想问,如果有人送你一个呢?”

“儿子今天想孝敬爸爸了吗?”

“滚你丫的,你要多少个,我给你买!说事儿呢别墨迹。”

“要同性给我送,就是嘲讽我夜生活。要异性给我送,就是想跟我月抛。”

“…………………………………………”

白宇掰扯了很久,实在不知道把朱一龙归到哪一类里。

龙哥这个人挺好的,犯不着突然来嘲讽他x生活,还指不定谁更惨呢,都是自己撸,半斤八两。

不,神仙哥哥怎么会撸?不会的,朱一龙是个喝露水的神仙。白宇乱七八糟地想了一通。

“儿子你就完事儿了?爽不?”

“记得洗干净等老子。”

“还是你洗干净等别人吧!在下敬谢不敏了。你这胡子拉渣的我可看不上。”

“滚。”

白宇不再回微信,想了想,我这胡子邋遢抠脚汉子,神仙哥哥看得上我吗?连狗友那货都看不上我。

 

如果他看得上我,我,我……

白宇想了一下,躺床上有点累了,他打开那个仪器,在手臂上滚来滚去,越滚越热。

我觉得我可以接受。

他脑海里刚萌生这句话,就坠入梦乡了。

 

 

白宇是个不能忍受黏糊的人,他受不了一团乱麻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自己,在他的世界里,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他准备打电话给朱一龙。

巧了,朱一龙语音微信发来:“在上海吗,一起吃饭。”

……

白宇在屋子里转了三圈,套了件T恤和裤衩准备出门。走了几步又退回来,换了十件衣服,还吹了头修了胡子,然后终于出门了。

 

结果并没有白宇幻想中的西式浪漫烛光晚餐,是的,还是火锅。怎么能不是火锅呢?他居然敢对朱一龙还存有一丝幻想吗?十次吃饭有十一次是火锅还有一次是夜宵速食火锅啊!

朱一龙这个狠人!见他连头都没洗,盖个帽子就出来了,戴个黑口罩,穿个麻袋一样的衬衫,阔腿裤,一双诡异的鞋,一看就是xjb穿出来的。

而白宇,精心吹的头,细心修的胡子,精致又随意的毛衣,搭了最喜欢的手链项链,修身的裤子,正好露出脚踝的鞋。

……

……

两人如同面基的网友见光死,沉默着对视五秒钟。

白宇想,朱一龙真的心大!亏我还对他抱有幻想!

本质糙汉!比我还糙!

朱一龙先开口了:“你一会儿还有工作吗?做了造型才出来的?”

“哦。嗯。哈。”白宇尴尬不失礼貌地笑了笑。

朱一龙弓着身子,大步拉着白宇走进火锅店,白宇轻飘飘地被他拉着,觉得自己应该是被壮汉朱一龙抬着走的。

朱一龙手凉凉的,握在他的手腕上,那点凉意侵入了他的血脉,好像是提醒他,朱一龙开始渗透他的生活。

 

两人点了一大堆,白宇没啥胃口,倒是朱一龙自以为体贴地点了鸳鸯锅,还帮他涮了不少肉。

“瞧你瘦的,多吃点。”

“龙哥,你就没有别的想对我说?”

朱一龙捞起一片鹅肠,举得四平八稳,火锅的热气蒸腾着,给两人打上了特别的滤镜,好像脸都生动美丽许多。

白宇见朱一龙晃了晃鹅肠,蘸到红油味碟里,“我同你说,这个鹅肠味道真滴蛮好。”

白宇:………………………………

白宇:……一点都不浪漫,差评。

 

朱一龙问他脸为什么直抽抽,是不是胃病犯了,让服务员上一锅山药排骨粥。

白宇鼓起勇气,“我们之间是不是得说清楚了。”

朱一龙嘴慢慢张开,从眼睛里先冒出一个问号,然后才说,“啊?”

白宇怒喝果汁,不理他。

朱一龙:“好吧,毛肚和鹅肠都给你。”

白宇心想,敢情您真的是来吃火锅的而且还吃得很认真!

白宇:“你给我寄的东西……”

朱一龙笑了,“我当什么事情呢,小意思不值钱别放心上。他们找我代言给我发了几个样品,我就寄给几个朋友试试。”

白宇:“你团队没审核的吗?什么乱七八糟的代言都接啊?这东西能接的吗?”白宇想,然后你还给谁也寄了?!

朱一龙:“这有什么不能接的?我觉得挺好用的啊?”

白宇:“你还用了啊?!你自己用了?!”

朱一龙:“对啊,每天都用。早晚一次,挺舒服的。”

白宇:“早……晚……一次……你不累吗?”这玩意儿真的上瘾吗?你早晚一次怎么用的?白宇简直不敢往下想……

朱一龙:“有时候也不止一次,拍戏间隙偶尔用一用。”

白宇:“你确定吗?!拍戏间隙怎么用啊!这么多人……”白宇一想象那个画面,顿时受不了了,身为演员,在片场间隙,在人来人往的场地里,暗自在某处用这个东西……

呃,啊,咦,救命,不要……

朱一龙:“就那样用啊。别人看就看吧,也不是见不得人。你也试试,舒服,也挺有效。”

白宇想:怎么会,怎么会变成姐妹推销现场了?这不是他幻想的告白场景,这不是他幻想的爱情!他的爱情呢?!

白宇脸疼地笑了笑,“哦,好的,我有空,有空就试试……”

朱一龙继续埋头吃火锅了。

 

 

一周后,魂不守舍的白宇在化妆间,突然吓清醒了。

“姐……”白宇指着桌上的不明物体,“这是你的?”

化妆师:“是啊,挺火的,我也买了一个用。”

白宇想,我国x开放进程真是火箭式飞跃啊,一夜之间这玩意儿突然像人手一个似的,大家像谈论天气一样谈论自X物品的感受,吓不吓人?!

白宇:“呃,我觉得你还是收起来吧……”

化妆师:“为什么?啊白老师别担心,这里都是自己人,不会拿的。”

白宇:你误会了吧还有人偷这玩意儿?

白宇:“我就是觉得这样放着不大好,不卫生。”

化妆师笑了,“看不出白老师真的挺细心的。没事儿我这刚换的还没有用过,今天给您试试吧!”

白宇惊慌失措,这踏马还带给人试的?你一个女的我一个男的,化妆间镜子灯火通明,你给我试这个?助理呢?哪找来的人这是X骚扰!这这这……不会也是我的泥塑粉吧!

化妆师和化妆助理最终还是把白老师按住了,细致地用refa在白宇脸上滚。

“上妆前用一下,妆效会更好的。”

白宇:“……”

白宇:“这个东西用在脸上的吗?”

化妆师:“不然呢?”

 

白宇内心小人失声痛哭,他误会了他的神仙哥哥,他居然用这么龌龊的想法去揣测他的神仙哥哥。对不起龙哥,您是直的,比钢尺还直,比光还直,沿直线传播绝不打弯。

吃火锅时他还朝龙哥发了邪火,搞得最后闷闷不乐,龙哥摸不着头脑地送他回去。一路上手足无措不敢吱声。

 

白宇知错了,立刻给朱一龙打电话认错:“龙哥对不起那天我不太舒服。你送我那东西挺好用的,脸上用很舒服。”

朱一龙声音轻快,很容易让人脑补电话那头笑眯眯回话的样子,“喜欢就好。”

末了这人继续,“还有其它用法,我可以教你。”

白宇:“啊?”

朱一龙:“晚上我到你这来给你免费示范。你会很满意的。”

 

FIN

白天想到的沙雕。不搞完不睡。

 我就是想问,refa真的有用吗?


  4477 316
评论(316)
热度(4477)

© 二十七杯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