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杯酒

挽手说梦话

 

读27太太的《碎玉锦灰》

感谢又一位神仙给评论!一清早就好感动。我不太会写评论性文字,所以对巍澜二人可能性的诸多猜想都只能用故事表达。下笔时想到细节被人发现的感觉真的是,心灵相通,非常幸福。空山太太的评论每次都让人很惊艳。
谢谢!
你提到的其他太太的文我也好喜欢呀,品味一致!

空山的彦:

 @二十七杯酒 


读完它的时候就想写个长评来着,又觉得有些话太过主观,未必适合当作文评来说。后来看到 @Valkyrie 太太优美贴切的长评 ,又有了表达的愿望。不知27太太的生日是哪天,不管它了,今天就是表白的好日子。


 


看《神的九十亿个名字》时就对沈巍站在赵云澜身边时那种浓浓的归属感印象深刻。有了他,沈巍就像有了锚。Valkyrie太太说,他是他的鞘,看到这个比喻就想起赵云澜给沈巍的家(用他的身体,哦不是的),鞘是刀的归宿呀。果然后面Valkyrie太太引了那句“赵云澜给了沈巍一个家”,比心。


开头那场鱼水之欢,小巍吻着赵云澜,那一段真是非常美。


——“在眩晕中看见孤身痛哭的自己,远得像上辈子一样。他在恍惚中到达云霄,下了一场参天暴雨。”


是万年孤苦后此刻甜得都没有真实感,还是那么多没有流出的眼泪,想要下一场参天暴雨。


一下明白过来小巍在性爱里的疯狂。只争朝夕。失去了那么多次,那么长久的忍耐和等待,语言和眼泪早已沉默,只有肉体交缠最本能的表达,能倾吐一二吧。


剧版的面面控制不住吞噬的欲望,食与性,都有“与某物合为一体”的暗喻。原始的欲望在肉体层面,是写在细胞记忆里的本能;精神层面,是没有被爱喂饱的心总感到空虚,想要吞些什么来弥补这巨大的惶惶不安。沈巍细心照料赵云澜的一蔬一饭,却不见他自己对食物有什么兴致。可能是第一次见面就自惭吃相难看,从此克制得淡漠了。性爱这个只属于他和赵云澜的隐秘空间里,占有、融合、乃至毁灭的原始欲望才倾泻而出。而这里的沈巍已经不是大荒未定、时刻准备去赴死的沈巍了,他们还有很多时光可以相爱,他也学会了温柔待人。太太写的车写出了这种感情,不是欲望,是爱到深处用身体表达出来自然就是这样。


 


书里说鬼族的本性,杀戮、吞噬、掠夺。忽然觉得剧版的“学习”是神来一笔。沈巍把这太过赤裸的渴望磨得君子端方,他的异能,是学习。克制住直接占有的欲望,一点点练习,成为这样的你。学习是火种相传生生不息,那象征着生。而原本的沈巍,象征着死亡。无论杀戮还是吞噬,都是生命的解构,此其一。“我不喜欢,不如不生。”遇见昆仑后的小巍,一直残忍地扼着自己那部分本性的咽喉,死死压制,最好掐死算了,此其二。而其三,是与他的昆仑分别。从那刻起,与神分离的生灵就像切断了生命的泉水。


 


《碎玉锦灰》里,把那几千年写得触目惊心。小巍一次次割下自己的血肉,同昆仑一起埋葬。那时我说,他不能再与他的神一起活着,就用不断的死亡哀悼那场永诀。是了,大煞无魂之人除了戾气,只有这终将衰朽的肉体,他没有别的。像《小巍》里那么无力和悲伤。曾经是照着我的天国的光,如今一起躺在泥土里,被命运之轮无情碾过。用我所有的全部去换,能换回你么。不敢去想答案是残忍的“不能”,血肉之躯零落成泥,回忆之箭穿心万遍,也不能抵达你灵的次元。但我没有别的,我不知道还能怎样贴近你,我的神灵。


《小巍》里写沈巍办公室门外挂的油画,墨大拉的玛利亚匍匐在耶稣脚下,日复一日鞭打自己,污秽的人不配仰望神子。当时看到这一幕就哭了。因为葛瑞·雷纳的《告别娑婆》里有段泄露天机的话,墨大拉的玛利亚,示现在世人眼中是娼妓,实际上,她是耶稣的爱人。小巍你那时不知道,你就是他遗世独立的爱人。他赋予你名字,你承起他血脉相连的十万大山;你为他绵延,他的魂火在你胸前万年不灭,你们的生命,还能分什么彼此么。


写到这忽然想起27太太的《你共我》,这次是没有了沈巍的赵云澜,抱着骨血交融的记忆,试着再去贴近那个人的模样。那个故事里的云澜,也活成了没有生命的生。回忆是死,执念是死,都是一个人困在心牢里。如果这一世的赵云澜没有接住沈巍,他就像那灯芯里燃烧的记忆一样散了。


好像扯远了……还没说《碎玉锦灰》让我感到特别圆满的一个立意。在这篇文里,沈巍终于接受了过去的自己。我总觉得赵云澜的爱是神之爱,他看见沈巍的所有,无尽包容无限深沉。但这里老赵以自己为桥,让沈巍也做到了。那些黄泉之下不能见天日的心思,终于倾吐尽了压抑的苦楚,在龙城郊外的人间晴日,被他伸手收下。所有的暴虐与偏执,不过是渴爱不得而生出的歧途。


“他所拥有的不过是一副全心全意爱着赵云澜的肉身与魂魄,是应该值得骄傲的。”


特别喜爱和心疼这样的小巍。原本的计划中,他的昆仑再也不会看见他,我一度想象不出沈巍是抱着怎样的心情,练习成为今天的样子。后来在M大的《无晦》里,看见了那片光明之海;在《万山青》里,他为昆仑播下万山苍翠;在《碎玉锦灰》里,在Valkyrie太太的文评里,一语道破:


——“那是沈巍别扭地掐了五千年也未曾掐灭的火种,是幽幽黄泉也冻不住的炽热,是千载光阴也磨不灭的光亮,是孑然一身的斩魂使孤冷苦长的来路上,唯一的璀璨。


那是爱。”


而且,所有爱的歧路,其实也算不得歧路。不走完这一遭,不会明白一颗真心开出百般花样,结出百味果实,最终也是,落叶归根,还复那一颗真心。向上伸入云天的树,必有深入泥土的根。某种意义上,他们是阴阳两面。他们彼此成全。


 


文中还有我非常喜爱的一笔,是女孩梦里那段,沈巍开始品味到凡人的凄苦,难得为赵云澜之外的人动容。有言道不亲身经历过,不解苍生苦。同样,不能爱自己,也就无法爱众生。沈巍从赵云澜这里学到的迟来的一课,太重要了。新成圣的鬼王此后可以真正与昆仑并肩而立了。他们会在更深广的爱里相逢。他将懂得他肩负苍生的胸怀,懂得自己是他眼中的苍生里,最可珍贵的那个。


 


最后,巍澜真是能说尽一切爱的秘密,明明镇魂已经结束很久了,就是完全不想跳坑。其实他们的故事离我们也不遥远,大概,那是每个灵魂的渴望。渴望再次回到神灵的怀抱,渴望在晦暗寒冷中默默打磨着自己,也有吹尽狂沙的一天,见到自己原来也是一颗星星,闪耀着和头顶银河里一样的,神性之光。

  104
评论
热度(104)

© 二十七杯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