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杯酒

挽手说梦话

 

【周黄】大梦-9

9.

周泽楷回上海的航班时间是晚上22.20。因为时间还有,便先休息看新闻。特地选了近午夜到达的航班,到达上海时不会有粉丝在机场等待的困扰。

电视上在放晚间新闻。克里米亚的局势越发紧张,乌克兰危机继续,西班牙人在举行游行,约旦大使被绑架,美国总统即将访日……地球每时每刻都在转动着,大家都在各顾各地忙着,不会因为谁而停止。

趁着随行化妆师Andy给周泽楷卸妆的时候,江波涛在旁给他讲下一周的行程。明天白天参加手表广告拍摄,晚上出席某品牌发布会,后天参与轮回公司新人出道典礼,晚上参加李迅有约节目的录制……

周泽楷本想点头,表示他在听,但他正闭着眼睛卸眼线,无法动弹,还是轻轻说了一声嗯。从干裂肿痛的喉头里冒出来的单字显得特别轻,估计只有Andy听见了。轮回的顶级化妆师边熟练地卸妆边说,“周桑最近很劳累呢,都有黑眼圈了,不过您的皮肤底子真是好哦,但值得庆幸的是,随便用上一点遮瑕就能挡住黑眼圈。真可谓天生丽质。说起来,现在很多小年轻都比不过周桑。在下记得周桑休整期之前拍戏,根本不需要上妆的。为周桑化妆,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每一次都能有不同的体会,像一件真正的艺术品呢。”江波涛本来是拿着日程表站着,这时候也弯腰蹲下来,“小周是辛苦了。”他抱歉地笑笑,“我回去就和公司说一声……但是,必须在电影开拍前把最近的通告都清理了,不然边拍摄边赶日程估计会更累。”

“没事。”眼妆卸了干净,周泽楷素着一张脸露出坦率的眼睛来,化妆师的夸赞让他有点稍微脸红。他想作为职业艺人,这点苦他还是吃得下的,再苦的日子都熬过来了不是吗。

 

 

“九月十二日凌晨1时许,青岛市南海路附近发生一起恶性伤害事故,一名男子闯进便利店挟持了夜班售货员,意欲抢劫。待警方赶到时该男子已被击倒。据警方透露,该男子曾摄入大量酒精,判断为醉酒闹事。收货员小玉除了受惊吓外,没有受伤。但便利店内的一名见义勇为的男青年被歹徒连捅三刀,当场昏迷。警方已将其送入医院进行抢救。观众朋友们,这是便利店内的监控录像,我们可以看到歹徒的长刀抵在售货员脖子上,售货员处于惊吓状态,无法立刻将收银台内的现金给歹徒,情绪极不稳定的歹徒被激怒,开始踢打货架。在歹徒试图用刀伤害售货员时,店内正在挑选薯片的男青年动作很快,将拖鞋和饮料向歹徒砸去。歹徒被砸中后立刻放开了小玉,刀口转向男青年……售货员得以逃脱报警。这时货架倒了挡住了监控,我们可以隐约看见男青年用葡萄酒瓶和歹徒搏斗,但最终还是被歹徒所伤……下面我们来看一下小玉对现场的描述……”

地球还在转动,神明若无其事地接受各种各样的朝拜,外面有一班又一班的航班照常起飞,造梦的妖精辛勤在每一个人刚写完作业的小朋友枕边劳作。但是周泽楷的世界却骤然停止了,像被天外一道雷钉在原地。

便利店不大,设备古旧,监控录像模模糊糊,周泽楷却清楚地知道这是谁。

江波涛还在接电话,确定第二天广告拍摄的时间地点和服装。Andy在收拾着化妆箱,琢磨着要不要给周桑再买几套大牌。没有人注意到——

周泽楷突然拿起手机跑了出去。

 

不要死。

不要死。

千万不能死……

 

周泽楷生性腼腆,请江波涛当经纪人后交友面才稍微宽泛了一些。可就算有称得上朋友的人,他也不是会主动联系别人的性子。甚至,因为这样,当代影坛给他做专版时,小标题是“君子之交淡如水”。他摸着手机,又一次感到了铺天盖地的慌忙。甚至翻着通讯里的手都是颤抖的。

“小甜”的电话打不通,号码已经变成废号……他焦急地在机场奔跑,幸好夜深,幸好他跑得太快,忙碌的人群没有过多在意他。他停在一个拐角,躲在阴影里,拨了楚云秀的号码。机场大厅的灯光即使是夜晚也亮如白昼,无处不在,可他想不起还在青岛呆着的人他还能找谁。

周泽楷听到彩铃是楚云秀的出道歌曲《风城》,“风在城市任意穿梭,我与你无意错过……”周泽楷的心仍怦怦直跳,听了一阵彩铃后,终于响起楚云秀懒洋洋的声音,“喂?是小周?”,听起来已经睡下,被他的电话吵醒了。“这么晚了是怎么了?小江呢?”

“前辈……”周泽楷握紧了电话,来不及为打扰前辈休息而道歉,“能联系上黄少天吗?”

“哦我翻翻你等一下……大半夜的怎么啦?叫烦烦出来吃夜宵吗,唔……我看看。我这儿只有喻导的号儿不如你问问。对了,他不是和阿策在一块吗?我把阿策号码给你哈。”

楚云秀手很快,立刻发过来了喻文州吴羽策的号码。周泽楷先拨了吴羽策电话,那边竟也是没有回应,只有嘟嘟嘟的忙音。

周泽楷依靠着拐角的墙壁,颓然地靠上去。自己的心脏跳动非常明显,咚咚咚,规律而有力。生命很美好,但是易碎。等周泽楷回过神,周围已经渐渐围了一堆人,“啊!是周泽楷!”

“周泽楷我爱你!!”“真的是周泽楷诶!!”“是在拍电影吗把!”“对,你看他演技真好,演得那么伤心!”

 

他被围在喧嚣与混乱中,还记得摸出上衣口袋里的墨镜戴上,艰难地挤出粉红色的包围圈,然后继续跑了起来。毕竟人高腿长,跑了一段终于甩掉了跟在他身后像开火车一样的粉丝们。在跑的过程中,手机一次次响起,是江波涛。“对不起,我不回上海,请帮忙请假。”而那头还在焦急地寻找他。

网络上已经出现了不少周泽楷深夜在流亭机场引起骚动的图片微博,江波涛甚至也只能无语地一遍遍刷着微博确定周泽楷的踪迹,一边找轮回公关部处理这个事情。

小周你又变成这个样子了。

 

周泽楷却觉得天下之大竟然无处可去。他难得想来一根烟。坐上的士后往那家便利店附近的大医院去。他打定主意,如果在这家医院找不到,他就一家一家地找过去。哪怕是徒步找到天亮。

MV拍摄的间隙,自来熟大神张佳乐喜欢找他聊天。有时候张佳乐只是单纯地说,他努力地挤出几个嗯啊哦。结束拍摄的那晚,张佳乐的经纪人因为有事情就先走,可没想到一向有分寸的张佳乐却在宴会上喝醉了。他和张佳乐是最后离开的。江波涛便决定用车带他们俩一起酒店——烟雨定的酒店所有演员都住在同一层,捎带起来也是合情合理的。轮回给周泽楷在青岛的配的专车没有在上海的那架保姆车大,江波涛坐在副驾驶座,张佳乐和周泽楷在后面。没有开灯,只有路灯偶尔扫过。因为除了司机老王大家都喝了酒,便大开着窗户吹散浑浊的空气。张佳乐一边睡一边咳嗽,看起来其实没有睡着。一下子两个病号都咳嗽起来。还好路比较平,周泽楷将醒酒饮料喂张佳乐喝下去,手很稳当,没有撒到衣服上。

“前辈。”

张佳乐将饮料自己拿过来喝空,豪气万丈,跟干掉白酒时的气魄一样。因为醉,眼睛更亮了,就算没有光,周泽楷都看清了他的眼神。

“小周你脸上写着‘有故事’但平时又什么都不会说。你知道吗,我以前有个喜欢的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分开了。十八岁,到二十五岁。七年啊……说走就走了。我从前不知道珍惜,就知道仗着他喜欢我就东玩西玩。我以为他永远都会包容我任性,陪着我。但是……”张佳乐指尖敲着饮料罐子,里面空空如也,当当当当,“他要结婚啦。”

“我想起来,觉得自己特别自私,装作无所谓,同时又霸道地希望别人一直喜欢我。别人不说我也不会说,耗到最后赢的应该是我吧。”

“事实证明,不是的哈哈。有喜欢的人,为什么不狠狠抓住,就算世界毁灭,也要陪在他身边。”

张佳乐说得很小声,因为感冒,声音更为低哑,只有被他靠着的周泽楷听到了这段话。

“错过了这辈子就充满了遗憾,不想谈什么爱不爱了,只求有个人搭伙做法过日子了残生。”张佳乐睡过去前这样说道。年少时候总是期待着见面,久而久之见上一面越来越难。是谁说圈子很小,其实大到无理。

 

周泽楷从头到尾都没有回答。

 

 

下了的士才发现自己的钱包在江波涛那里。他想了想便把价值不菲的手表给的士司机。本地人性格仗义,看出来他的难处,“见你也眼熟,年纪也不大,就当叔顺路载你一程,表收回去吧。”他低头连说谢谢谢谢。天气还不是太冷,周泽楷怕被认出便把自己包裹得很紧,大半夜的戴着墨镜在医院大厅里支支吾吾地打听某一个人的病房。谅这大哥你再身形挺拔也让人不得不怀疑是哪里来的恐怖分子。周泽楷焦虑地想要不给这十九二十岁左右的小姑娘看看脸,但又怕引起骚动,让江波涛都不好收场。

“不行,病人的信息不能随意透露,就算是韩文清来了也不行。”

“呃我不是……”

“大哥您再坚持骚扰我们工作我们的保安就要将您请出去了!”小姑娘想,这鼻子这嘴这下巴都人模人样的咋就这么犟呢?现在恐怖分子是不是面试时也要看脸啊。“说了不行就是不行,周泽楷来了也不行。”

“真不行吗……”周泽楷听到自己的名字,有点吃惊。

“呃……周泽楷的话可以考虑一下……不不不我干嘛跟你这个神经病讲什么条件反正就是不行!”

“请考虑一下吧。”周泽楷避开了监控录像头,将墨镜摘下,给前台小姑娘看。

“……?……!!!!!!”

毫无疑问周泽楷运气很好,这一位恰好是他的粉,还是和同事特地换班追着看了三场《枪炮玫瑰》的那种铁粉。

 

周泽楷快到住院部病房外时,终于看见了熟人。

吴羽策。

吴羽策看起来有点累,在病房外的长椅上打瞌睡。一见周泽楷来了,先有些惊讶,又很快回过神来,“黄少暂时没事。但还在危险期。”

拿起外套,转身。“我明早五点的通告,这里先交给你了。”

 

“谢谢。”周泽楷目送了这位同期出道的朋友,便转身透过病房看床上那个人。

这个人身上插满了管子,一角的灯光柔和地照着那张模糊的脸,胸腔细微地起伏着。

在睡觉呢。

怎么可以这么大胆,这么鲁莽,这么不要命。周泽楷想,自己真是被吓得面如土灰。

他也在长椅上颓然坐下,虽暂时松了一口气,但仍然觉得心里焦灼极了。一辈子最不喜欢的事情的就是道别和等待,最害怕的地方就是机场和医院。却不得不一次次承受这种躲不过的煎熬。早年他跟随长辈去做礼拜,但并不信教。这时候却真正理解了教徒的心情。要不韦德为什么总说信仰产生于灾难,与恐惧同根同源呢。周泽楷低下头,手划十字,虔诚地和上帝祈祷。一向冷静的他知道,就算是宗教也不会有免费午餐。他希望即使神要他付出代价,他也心甘情愿。只要黄少天能活下来。

张佳乐说的,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TBC

信仰产生于灾难,与恐惧同根同源——这是我瞎编的……

 

化妆师Andy ,CV:宫野真守(走开。


  74 14
评论(14)
热度(74)

© 二十七杯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