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杯酒

挽手说梦话

 

【周黄】大梦-8

8.

“我和过去不一样的地方……大概就是会变得敏感起来。”黄少天手指戳着桌子,“你是不是也挺想知道我那时候醒过来什么感觉?”

吴羽策低头喝东西,“不,其实我不想。”某日吴羽策带黄少天到海边装饰朴素的酒吧里听歌。清吧很雅致,很适合放松心情。

“呔。真不给面子。”黄少天并不怕,他拥有就算别人不搭理也能聊天的体质,何况有人捧场——

“那你给说说呗。”黑短发,下巴带着些许胡茬的男人随意地坐在他们旁边,抬手就当是给吴羽策打招呼了,“小吴。”

“是你啊!靠靠靠老叶你怎么也在青岛。”

“我怎么就不能在?快说说你重新做人之后的感受。”叶修点了一根烟,吞云吐雾起来。好在酒吧并不禁烟。

“什么叫重新做人?又不是进去了。”

“哦换个词,欲火焚身,不对,是浴火重生之后的感受。”叶修和黄少天相熟,两人扎在一起很容易就开启嘴炮模式,据说从过去到现在,叶修的最大技能都是无CD嘲讽。业内业外中枪者无数,而黄少天属于比较容易炸毛的那一挂,很快就伸手捶他,不过被叶修按住头挡住了。切,拍过打戏就了不起?

黄少天有倾诉欲,于是大人不记小人过地讲起来,“醒过来的时候大概是黄昏吧——第一个感觉就是肚子饿。噢,病房的护士叫来了喻导和徐景熙。当然我是后面才知道他们名字的。之后陆陆续续有人来看我。病房里有很多花,上面写着各种各样的名字。我很高兴,我还是认识汉字的。奇怪头也不痛,就是空空如也,有迹可循但都记不起来的抓瞎感——比如你要考试了结果一看题目,哦,这个在课本的某一页,但是使劲想又想不起答案具体是什么——这群人围着我说起话来。对对老叶你也在。后来听方锐讲你是来找他加入兴欣娱乐的。这种大家都很紧张又很高兴热热闹闹聚在一起的场景真他妈眼熟极了。”黄少天当时问出了经典语句,哲学三大问题。

我是谁?你们是谁?干什么的?

我靠我这是……穿越了……吧?!

捡了个豪门少爷爽一把。但我把记忆都丢了我该怎么混呢?按照剧本,这里应该有个丫鬟,跟我说,老爷的车子在下面等您呢之类的。

于是有人开口了,“别担心,是个男孩,母子平安。”说得很随意但让人不得不信。

黄少天惊呆地愣住,然后慢慢挪进被子里,往自己胸前一摸。平的。

我是个男的没错啊?!

黄少天两眼一闭,我这他妈是穿越到BL生子文里了吧,口味重。穿越之神这个腐女。

众人被这气氛搞得乐不可支,哈哈哈乱笑起来,说叶修不愧是影帝,演技一流。

黄少天想哭,你们真的是我生前(?)的朋友吗怎么这么欺负一个刚刚经历了生死浩劫的祖国幼苗呢!

“你小子当时吓得够呛吧,呵呵。”

“靠靠靠叶修你还有脸说!”其实当时黄少天想问我这是头胎还是二胎,孩子像我还是像孩他爸。很容易接受了设定,向BL宫斗文跃进。

在他开口问孩子他爸怎么不来找我之前,喻文州——真是个好人啊——他俯身看了看黄少天,“少天你好。你叫黄少天,是个作家。我叫喻文州,从小和你一块儿长大,是个导演。屋里大部分人都是你在演艺圈的朋友。你之前遭遇了事故,现在刚刚苏醒。之后有疑问再慢慢问我。”

一身白大褂的医生走向前,“黄少你可算醒了,这就算是脱离危险。脑部有损伤但幸好挺过来了。记忆缺失这种事情说不准,有的患者第二天就可以记起了,有的患者一辈子都记不起来——唉黄少你不要瞪我,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

说什么对不起已经尽力了,听起来很不吉利啊喂。徐景熙是吧?工作牌上写着呢我记住你了!

 

“大家都先回去吧,黄少需要休养。”徐景熙跟人群说了一声。一屋子演员和歌手,这还真是内地年度颁奖典礼的阵容,黄少真是好大的面子。

卢瀚文正饰演贤妻良母给黄少毛手毛脚地削苹果,黄少天表示不想吃他就塞给了同行的一个耳机少年。“黄少拜拜,等我下工了每天找你玩!”

黄少天有点累。喻文州等所有人走了才问他,“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啊,记得吃饭用口记得伸手穿衣,记得红灯该停绿灯能走,记得字怎么写怎么念还记得怎么说话,挺好的。”

“那就好。”喻文州看来也是有事情,但仍不放心。“黄老很担心你,但他染了点风寒,没法过来。等你好一些了,我们一块儿回去看看他。”

这大概是说家人了,黄少天点点头。自己真是造了什么孽还要老人费心。喻文州还交代了一些事情,比如今后这段时间先跟喻文州在公司住,这样好有照应之类的,怕闷可以找宋晓或者郑轩、卢瀚文,他们没事的话都在蓝雨。哪里不舒服了就找徐景熙。

黄少天快睡着了,他支支吾吾嗯了几声。抬眼看见点滴瓶的药水一点一点进入他的体内,能活过来真好。他在想。我是个写东西的也真好,毕竟该怎么写都不会忘,如果是搞IT的,要重新学编程我还不如去搬砖。

怎么觉得缺了个人呢。睡过去前他想。

 

被叶修嘲笑了一会儿,黄少天断然不去想那些事情了。毕竟现在过得还挺愉快的。“老叶,我们之前想找你演男主来着。”

“少天同志你这是不知道工作方法啊,你最后还是选了周泽楷啊,还故意来跟我说,这不是挑拨我们文艺工作者之间的关系吗?还好我这个人比较豁达,不会对小周同志产生什么芥蒂。”

“到底是谁想太多啊!不过老叶,你演过边缘题材吗?”

“没。如果有的话可以试试。”叶修斜他一眼。

“叶神的演技完全可以驾驭的。”吴羽策在旁插了一句。

“呵呵。过奖了。和小吴搭戏的话我也会很高兴的,期待下次合作。再见我有事儿先走了。”叶修望了望门口一个人影,起身,“对了小黄同志,你上次问我那什么,有没有把脑子摔成同性恋的事儿?好像还真有,不过更多的是把脑子摔坏变成傻子的,你平时注意点啊。呵呵。”

“滚滚滚滚滚打哪来滚哪去!有本事别接我的剧本不然看我弄死你!”

 

 “我很奇怪你为什么要叫我来青岛,我真是好奇得不得了,你看起来又不是这么闲啊。”叶修走后,黄少天两只手肘挎在吧台边上,问吴羽策。

吴羽策在酒吧里也带着墨镜,明星出行确实是诸多不便。“你终于想起来该问什么了。”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喻导跟我说你身体还是不大好,来休养。”

“我就当来玩,没想到还是在喻导的安排下啊。我跟你说我特别怕其实要你们都是什么犯罪团伙,给我洗脑,压榨我给你们干活。”

“真不知道你这脑有什么好洗的。”要费洗脑的劲儿还不如先去治治多话症。

“你们这种人就是会绕弯弯,说到底你找我干嘛?三天两头把我往轮回剧组坑,害惨我了……真还有脸。”

吴羽策笑笑,“喻导没跟你说吗,我演谢上露。”

“哦我勒个去这还算个好选择,原来你是巴结编剧来了,怎么不提前知会一声。说实话我之前以为会请老叶呢,毕竟他新公司兴欣需要发展,急需资金。不过老叶的确太老了点不适合演嫩生生的小年轻了哈哈哈。慢着……”提起剧本黄少天比什么都来精神,“我琢磨着,可能你更适合演何易晞啊。要不我再和喻导商量商量。”

吴羽策皱起眉头,“你不要被我之前演的那些形象禁锢了黄少。我能演鬼刻,但是我不仅仅能演鬼刻。”

黄少天打量着他,很快就在脑海里模拟起吴羽策版本的男二号来。他凑过去,“这么说你是看过剧本了?”黄少天把音拖长——“不介意同性恋题材?”

黄少天号称业内有名的机会主义者,对市场的嗅觉是一般人无法比拟的。可谁也没想到他的第一部复出之作便是同性题材。蓝雨公司也表现出来极大的勇气,将这部必然会掀起风浪的电影定为明年的重头戏。

 

吴羽策笑,“本色出演。”

黄少天一下子从吧台上摔下去。我靠之前和周泽楷闹脾气的时候什么江波涛什么吴羽策之类的都是瞎编的鬼话,谁知道一猜一个准还真猜出个同好来。

“你知道男主角是谁?”

“当然知道。”吴羽策说。“和他交流过了。”

黄少天提起周泽楷就气不打一处来,“半天打不出一个屁,和他对戏真是辛苦你了。不过你也不要歧视失声症患者,要在片场多多关爱社会边缘人士。”一口气干掉了啤酒。

每天都在关爱智障儿童呢。吴羽策想,拿出一个四方的金属箱子,丢上桌给黄少天。

“前几天我收到了这个东西,查到了是慢递公司送来的。寄件时间是一年半前。留言是要我交给你。”

黄少天往后一跳,“拿远点儿说不定是炸弹呢!“

哎哟黄少你对过去自己的人际关系是多么担忧啊你又不是叶神!“不是危险物品,慢递公司在收件的时候已经检查过的。”

“哦老天开眼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看来这是绝对是几千万的金卡了,我的真实身份终于要揭晓了,难道我真是哪里遗落人间的王子身怀几万亩油田……”

“真不愧是以编故事糊口的。”吴羽策感叹。

是个保险箱,密码级别很高,黄少天用自己的指纹打开了第一道保险锁,却在密码锁面前发了愁。

我受够了!!!失忆之后忘了银行卡密码微博密码博客密码电脑密码……他妈的之前连身份证都不知道放哪里了。生无可恋。

有一天他在休养,突然问宋晓,“在这个世界上,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钱万万不能啊。宋晓你看着我的眼睛,我问你,我是不是特有钱?!我的各种存折都在哪儿?”当时他精神状态不稳定,一念及自己身无分文就觉得特别低落。

宋晓打电话给喻文州,喻文州回复,“记得让他按时吃饭。”

哦,原来是饿的。吃饱后黄少天又多想起了一点东西。存折缩在以前家里的床头柜呢。

可床头柜钥匙在哪儿。

现在也是,密码是个毛?

据说他的性子还是一点没变,以他绝顶聪明的个性一定在这上面充分发挥了天赋,密码长度说不定是别人的八倍多而且每个密码不重样。

摔!

 

吴羽策看他抓狂的样子,觉得说不定不把箱子给他还好一些。

黄少天捧着箱子准备回去,像抱着坚果的松鼠。吴羽策不再送他,又不是小女生,两人就到门口分手。临走前吴羽策轻描淡写地跟他说,“有句话我还是告诉你吧,一提起周泽楷你就一副要死的样子。”

黄少天愤恨地吼了几句你妹你妹你妹心虚地招手拦了的士。

 

TBC.

说好的拍电影呢还是没有开拍,救命。


  71 8
评论(8)
热度(71)

© 二十七杯酒 | Powered by LOFTER